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盛宴之后一场孤愤的独舞

小说《邱其石》之我见 作者:黄尘刀客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04-06   点击:

  小说《邱其石》着力描写了一场老友相聚的宴会,宴会的规格、内容以及聚会的人都让人似曾相识,更让人对某些社会现象心有戚戚。而一位老友邱其石的突然出现更让这场宴会在无法说清的况味中变成了悲剧一场,因为此时他已与眼前这群人阴阳两隔。
  人性善恶,是不可能简短说清的,为此作者设置了许多巧妙的对照,展现了一场滑稽与恶俗的盛会。妻子小樱对用钱的两种态度,同是犯罪入狱桑文珠与邱其石的不同遭遇,同学们对邱其石与桑文珠的不同态度,这种种对照让一切恶俗在极度克制的状态下被冷静的玩味着,一直等到邱其石出现。这种对恶俗的描绘才蓦然停止,这是全场最巧妙的对照,让人有不禁反思什么是人,什么鬼,而什么才是真正不灭的灵魂。
  宴会上,被一个电话匆匆叫到现场的讲述者,是一个正在工地指挥施工的企业家,妻子小樱精心为他装扮,让他以成功人士的形象出现,并说要有“企业家的风度,也不至于在桑县长和别的老同学面前丢人现眼。”并要他一定要带够钱这样才不会“在那一帮势利鬼面前像个小瘪三。”非常简短生动的两句话让这一群人的形象立刻鲜活了起来,妻子小樱的智慧是小市民小聪明,谙熟市井生活的哲学懂得奉迎。这一群被宴会集结起来的成功者,无一不是投机钻营的“势利鬼”一群丧失灵魂的人。也许只有门外不请自到的邱其石才有人的意义,也许他才是有灵魂的人,因为他本身就是灵魂。两相对照,情何以堪。
  宴请的主角是“桑文珠”,“我”的同学,更是“我”的恩人,在“我”下岗之后生计困顿的时候雪中送炭给了“我”一棵救命稻草,并从此引“我”走上了改变人生的新道路。这是一条钱权结合的道路,也可以说是一道以权谋私的道路。桑文珠在帮“我”心想事成的同时,因为惯用这两种利器而步步高升。追求金钱的过程是艰辛的,追逐权力的过程是残酷的,一朝不慎便给自己招来了牢狱之灾。犹太人的圣经《塔木德》中有这样的一句话:“金钱在恶人手里是罪恶,在善良人手中是行善的力量。”因此束缚自己的思想是愚蠢的,而投机取巧也将是自取灭亡。
  十九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是资产阶级文学史上灿烂的一页,也是世界文艺宝库中一份十分重要的遗产。它的一个特点是比较广阔、比较真实地展示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对现实矛盾的揭示具有相当的深度。在小说《邱其石》我们可以看到经济转型、社会发展的种种镜像,它仿佛是小说讲叙者的成长轨迹,同样是充满艰辛与智慧的奋斗历程。但这条轨迹不是我们认定的充满正能量的草根一族见证自己勇气与能力的过程,而是权与钱完美结合的惊险之路。桑文珠在狱中的种种经历不但体现了人性之恶,比人性之恶更可恶的是凌架于这种恶之上的阴谋与权术。桑文珠之所以最初在狱中安然无恙,后来甚至过的很舒服,无疑是他有比恶人更可怕的地方。看看商场上这官商勾结的阴谋,看看牢狱中那丧失人性的嘴脸,看看宴会上这场丑态百出的表演。读到这里我只想幻身而成一位英雄,斩妖除魔,重建一片新天地。
  伴随讲叙者不时的陷入回忆,我们了解了邱其石的过去和现在,“当年一同考进县中后来也在县城工作的还有邱其石。虽然邱其石这两年也在县城生活,不过大家聚会时总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他的名字,尽量忘记这个人。”“邱其石写的一手好文章,工作不到一年就从县物资局借调到县政府办公室工作,又没两年借用到市政府办公室,后来到市农业局工作,做了处长。他是我们同学中最早的处级干部。”“先是为一个地方的拆迁农民维权,被单位训诫,从处长变成了调研员;之后他下乡收集“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死人的事情,并发表到香港一个杂志上,差点被开除公职,从调研员成了科员;再之后,更离谱了,又是撰写宪政、民主、自由的文章,鼓吹三权分立,开放两禁什么的,又是组织农民研究会,总之是滑了边,一发而不可收拾。最后被判处6年徒刑。”如果人生如邱其石的这场梦一定是恶梦,但他为什么偏偏不醒呢?
  作者对他这种身不死梦不醒的作法隐隐的流露着自己的赞同,这里我们注意一下6年这个数字。邱其石与桑文珠同样被判了6年徒刑,两相对照这又是多么截然不同的两个6年。这是一个与时代基本相符的真相吗?在作者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人性与和谐美好的一切在金钱与利益和无道德底线的世俗轰击下的彻底崩溃,一种恶俗的却是无比实用的价值观的兴起,也可以看到这个无情的世俗一个对不见容自己的人是如何暴虐,生活碾压过他们的生命是怎样的残酷。邱其石和桑文珠因为对价值观的不同认知而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是孤愤探索,一个是长袖善舞,一个是守尽清贫,一个是灯红酒绿,一个失败的人生,一个成功的败类。两相对照,它描画的不仅是人生,更是社会。这个时候邱其石应该出现了,他带着一身清贫,带着一身孤愤,像鬼魂一样游离,冷眼看人间这场无聊盛宴,冷眼看这群魑魅魍魉群魔乱舞。
  巴尔扎克曾经说,“我企图写出整个社会的历史”。小说不惜以种种恶俗的画面广泛地涉及各个领域,隐晦而不失尖锐地提出了许多重大问题,勾勒出一幅幅触目惊心的悲惨图画,提醒人们对现存秩序的深刻怀疑和不满,因而实现了小说应有的社会意义。
  在这个转转、崛起、复兴的重要年代,民间的生活因为弱小无依,飘转如萍而更应该得到更多目光的关注,各种目光都能有不同的发现,能从中发现并要书写还原这段生活作家们,也许对这些矛盾的表现和揭示却远不够充分和深刻,有时甚至还有所歪曲。但有了这些关注,起码我们不会随时忘却人性的含义。
  邱其石,一条像灵魂一样的线索,用游魂特有的状态,时时刻刻提醒着人应该以人的姿态存在。他的愤世嫉俗,他的被压抑或遭排斥,他不可能在黑暗的现实中找到光明的出路。他成了一个被人否定的形象,他却被作者用宿命论和悲观主义的色彩,涂写了一个大大“人”字。生命越悲怆意义就越明显。
  因此可以说小说《邱其石》以第一人称讲述了一个老友相遇的故事又分离的故事,只是这一相遇其实是阴阳两隔,这一分离其实主人公那一颗不甘被社会与世俗同化的心又找到了本应属于自己的位置。这种分离和相遇让两种情景两相对照,一个是恶俗入骨的盛宴,一个是独愤而终的独舞。
  两条人生道路、两种人生境界、两个不同结果。或丑或美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但我相信一个如果有能力、有作为、有所为同时守法、守德、守信的人,他将是要难不倒、吓不倒的。真正的带头人是要他将人生的幸福建立在为广大群众谋幸福的基础之上,所谓的有福同享,福人在前,福己在后;反之则将又是一轮桑文珠之流的恶俗表演,请珍惜祖先为我们留下一切,请珍惜祖先谆谆相告的“惜福”夙愿,请珍惜做为人的品质,那是值得永远珍视的人生至宝。
  有感于此,我又一次想起了人曾是刀客的
  “冰冷着刀尖
  剔过瘦瘦的骨头和血脉,穿透时光
  而耀眼,那一道反来复去的锋芒
  转眼,一生已过去大半
  纸上的文字
  一下子就泛黄了,孤独
  卓绝,不经意间,还能听到一声铿锵”,或许“刀锋所指,解剖的仅仅是自己。”能如此,其实也就足够了。
  引文作者:曾是刀客
  引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f508b010006r7.html
  
  审核编辑:梁星钧   精华:梁星钧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梁星钧: 一篇有力度的评论。叙议结合。有概述、有重点、有分析、有揭示、有提领,且有明确的评论指向。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欧阳梦儿

    刀爷,你家伙是要羡慕死我么。那些图图,好有特色好有美感的。独家设计,不要稿费。
    2014-04-07 回复
  • 东方玉洁

    黄刀读得深。
    2014-04-06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