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一见钟情

作者:眷凄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1-16   点击:

  壹酒楼,门前。
  乌烟瘴气,浓重的雾气里,透过两束光柱,随即映入冷萧然眼帘的是辆红色法拉利。后车厢缓缓打开,里面居然空无一人,这让冷萧然舒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管家从副驾驶位上下来,看到躺在地上喝的烂醉的冷家三少冷萧然,只剩唉声叹气。
  “少爷,该回家了,恩……”管家说着,扶起瘫软的少爷缓缓走进红色法拉利……

  贰酒楼,桌前。
  檀木桌上摆满了烈酒,冷萧然斜躺在竹椅上,悠闲地看着大屏幕IG战队与英国战队精彩比赛。他拿起混着酒精和口水的北大仓送入口中,一道冰凉触感顺着食道滑进小腹,瞬间丝丝涨热穿梭在冷萧然身体的每根血管。
  他有点醉了。
  “救命啊!有人要跳楼自杀啊。”
  场外传来一阵喧哗,酒楼里的人闻声而动,寻着声音去了,仅剩冷萧然一桌闷闷喝酒取乐。

  叁酒楼,楼前。
  摩肩接踵的人群,不约而同地抬头望着酒楼顶层的模糊人影。认不出人脸,但能清晰的看到纯白衬衫上一道红线。这个人影忽闪忽闪的,就像电压极其不稳定的灯泡。
  17岁,17年的过往迅速在轻生者脑海里浮现。这一跳,生命只一瞬间,17年的记忆,或只与时光有染。死亡,不过重新开始。
  这位轻生者像是失去意识般,腿一软跌落下来,身体也在高速坠落的同时渐渐膨胀,下落的速度不断加快,躯壳也不断胀大。直到轻生者闷沉沉地摔在地上,这幅已不像人类的躯壳摔得粉碎,松弛的碎肉溅得到处是,他的头颅向人群滚去。而从尸体里却爬出一头鹿。这头鹿的蹄子不断折腾,显然很惊恐。
  “那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变成鹿了?”
  “啊~好恶心,那烂肉粘我衣服上了!”
  “怎么回事……”
  此时,冷萧然出现在挤挤攘攘的人群后面,他突然大叫一声:“让开!”众人瞬间缄默,纷纷后退,在纷杂的人群里让出一条通道。冷萧然慢慢悠悠地走去,似乎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肆酒楼,鹿前。
  冷萧然蹲下来向鹿慢慢挪去,生怕加重它的惊惧。而鹿一见到冷萧然,那紧张的样子舒缓下来,似乎没那么害怕了。
  冷萧然仔细检查鹿身,发现它的脖子上有个血洞,轻轻拨开烂肉,能清晰的看到一颗子弹镶在里面。冷萧然拥着它,看着它,冲它大喊不要紧张。它十分惊恐,不断挣扎着,直到体力不支,失去所有的力气。它倒入冷萧然怀里,全身的体重都压在他身上,用黝黑的眸子看着他,眼神里全是对救赎的渴望。
  冷萧然抚摸着它虚弱的身体,把脸贴住它的额头,让它感觉好受一些。说:“子墨,你为何这么傻?非要和鹿神合体?”
  “还我子墨!”冷萧然仰天长啸,两道清流淌过脸颊,流入鹿的伤口里。这头鹿突然站起来,那残缺的鹿角瞬间补满,发出骇人冷光。旁边的人群几乎吓得跑光了,剩下冷萧然蹲坐在那里,痴望着鹿化的子墨。

  伍酒楼,顶楼。
  那鹿用子墨的声音说:“上车!”
  冷萧然怯生生地坐在鹿背上,抱紧它结实的脖颈。鹿儿蹄子一蹬,飞也似的越上了酒楼楼顶。
  “子墨,你受苦了!”冷萧然轻轻抚摸着粗糙的鹿身失声痛哭。
  咚…咚、鹿儿的蹄子轻轻点地,头上的双角发出隐隐红光。
  鹿儿突然化作人形,一位俏丽女子出现在冷萧然怀中。她说:“萧然,再看我是谁啊?”冷萧然揉揉眼睛,定神注视她时,脸上些许温热,心脏狂跳不止。
  (作者:眷凄)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奉贡 下一篇: 《 神咒吹眼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浪漫魔幻又有点血腥。这是时下的修仙到了现代了么?作品短小精悍,情节紧张紧促,是小说的特色,只是从行文中,却看不出一见钟情的样子,似乎他们早就相识。不当处,笑纳。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