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24:整理画作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2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4-18   点击:
  父亲有个画室,我两共用。案子上摊开我在渔村的素描。我脑子里浮现出“赶海”的画面:
  黎明,晨曦在变幻,无边的墨色的大海,隐隐地传来它沉重的呼吸。在潮水退去的瞬间一群群的妇女孩子散开来,那细碎的劳作声音汇合潮水的澎湃。我用淡黄、灰和普蓝调制成神秘的墨色,大块铺下去,而以它们的补色抹一条亮丽的云霞。海滩上现出赶海者成百上千弓腰逆光的背影。左角现出芹的回眸,她是那样原始、纯朴而美丽,带一点感恩的惶惑——正是这种情调,万千生灵匍匐觅食,在天海之下。造物的恩赐……
  父亲看了我的初稿,良久,轻声吟哦:“天之与民厚矣!”他坐下,喝一口咖啡:“就这样,色调再暗一点,芹的形象再鲜明些,这是全画的亮点。”
  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幅画。阿蓬和小芹,赞叹不已。他们都在各自的学校里开始学习了。
  《赶海》在学院的画廊展出多日,又挂回报社,爸爸和我都希望扩大宣传,也许有谁的亲友在海外。
  我有这样一个习惯,画成之后总要修改完善复写一个二稿自己留着。
  临近农历新年,突然,茹夫人带着彩云回来了,住在督军原来的家里。孟叔和小马去看望她们。两位老人没有向孩子挑明真象。但彩彩云对“表哥”总是很亲近。小马问她的学习和将来的打算,彩云则关心小马的事业和生活的安排。
  那一天,小马带芹去见姨妈,说她是自己学习的伙伴。茹夫人凭她的阅历一眼就看出这姑娘的纯朴、善良,更喜欢她的美丽。夫人拉着她的手问起她的家世。芹讲起自己生活在爪哇的渔村,跟哥哥来中国学汉族的文化。她的出身和志向更惹起夫人的怜爱。她也看出儿子喜欢这个出身卑微心地纯洁的女孩。
  初二那天爸爸请夫人一家吃饭,孟叔作陪。席间,夫人说:“我干女儿结婚在那特殊的环境下,我没参加。如今她亡命天涯……”
  说到这,她眼圈儿有点红了。“人这一辈子,怎么活才叫对……年轻的时候,都有过理想,驱逐鞑虏,还我中华。可后来呢,就像那航船,沾满了贝壳,利欲的贝壳,是的,我们都立过誓言,可以问你孟叔,让穷苦人衣食无忧,让无忧者有所追求,追求什么,到这分叉了,贪图安逸,有的,追逐名利,有的,沉迷酒色,有的,还有的晕头晕脑,钻进别人的圈套,自以为救国救民,实际上为虎作伥。我们那些军阀,都打着为民谋福的旗号,其中也不乏热血青年。结果怎么样,你们看到了:以后还会看到,树倒猢狲散,多少人跑到国外去了。我没有出国,因为孩子在念书,我跑到租界去了。为啥?”她笑了,有点醉意,“一个高喊打倒帝国主义的,也算是英姿勃勃的茹,钻到帝国主义的袍子下面去了……”她自嘲的笑了。
  这时孟叔低声说:“小马,扶你姨回家去。”茹听见了,一摆手。举起杯向孟叔,叔只好也举杯。
  “作文和演说,都要扣题,”茹说“人怎样活着才算对?要像瑜儿那样,给后人留点精神财富……”说着扭身扶彩云,有点跄踉,小马过去搀上她。

  夫人是过了初六走的,孟叔叫了一条船,送她到滨海。走前,她单独见了我,拉着我的手:“孩子,我对不起你和蔻,那件事是我派人做的。苟和玉勾结起来,投降北方军,目的是攫取彩云名义下的财产。当时蔻是她的监护人,苟是条恶狼,他想软硬兼施,祸害蔻,又要得到那个账号。我不得不除掉他。现在这案子已经了结。我一定帮你找到蔻。我已经在世界几家有名的报上登了寻人广告。你知道,大战之后这也是报界的一项业务,开始她也许隐居乡村,可是这有两三年了,她要挣钱养自己。就要出世,会看到消息的。你们俩是我最爱的孩子。”
  和妇人分手时我叫她干娘,她流下了泪。她说她要带走我的《赶海》:
  “这件作品非常好,我要谋求在滨海发表,让你孟叔去办。”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23:家的温暖 下一篇: 《 春去春又回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就像赶海归来的渔民庆祝丰收,主人公的作品《赶海》让他收获满满,期望满满。另外,因为茹夫人说出新婚那些发生的事情的谜底,找到爱妻蔻也许为期不远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正如我的朋友所言,这一章是小说主人公事业与命运的一个转折,寻找爱妻以创作扬名为载体,是父亲为他指出的一条正确的路。
    32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