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休闲小品

四月之末

作者:远牵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9-04-29   点击:

  这是四月的最后一天;这样的四月,在明天太阳出来时,就应已悄悄地走开……四月走开时,那意念中不舍的道别也并没有特别地明示,比如认真地下一场缠绵的雨,没有。也许并不需要太多留恋,无非是再等十二个月,在这个四月转身后,那个四月还会满含着笑意同希望,自然而来。
  这样想着,便觉得四月的人间更好了。
  四月,月是多么清朗分明!就在昨夜,在这微风拂面的静谧的乡间,天空里堆起不见尽头的海岛一样的蓝,冰轮一样的月亮澄亮地闪浮着金黄的柔光,更奇妙的是有一抹胭红色挂在这冰轮的边上,月亮本是冷静的,但抹上这层胭脂的它变得有一些热烈了,这羞红了脸的黄色就是一轮高贵的美丽,这便是我此刻望见的四月之月了。
  今晨,在这四月之末的最后一天,月明风清眷顾之下的万物生长,在无时不刻地悄悄进行……槐花散溢着幽香,微风过后淡黄色的花雨扑簌簌地打着你向上仰望的脸颊,槐花掉落让地上的榆钱因此又加盖了一层芬芬。而那榆钱也不老实,它偷偷地藏在柿子树上,远远的看过去,石榴花开的火红,高大的柿树上倒开着一叶叶白色的榆钱。看柿树与榆钱随风缱绻着你情我愿不分不离,一旁火红的榴花分明更寂寞了。
  田野上的春小麦如整齐的绿毯,白色的地膜下棉花依旧在春眠。我在小院里转转悠悠,看春笋在野蛮生长,看青蒜暗自抽出新苔,而那白色带浅紫的不是韭花,是芫荽花。芫荽花长的放肆,足有半人高。仔细看过去,它贴着地面生长的叶片是带齿的扇圆形,但拔地而起的丛簇中,叶子分明己变成了一根根柔软的细针。要生长,要向上生长,这开花的芫荽从头到脚的改变,让人也不由发出一点儿小小的惊叹来!
  四月之末的此时,苹果枝上密密匝匝的小果子一点也不像苹果,它的模样更像枣子。而枣树此时正无牵无挂,它的叶子随风舒展,它的刺却跟叶子一样柔软绿嫩。葡萄树呢,此时的葡萄小小的,只如苔米那么大,它毫不起眼,这些小苔米们只管紧紧地拥紧搂抱在一起,此时的它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以后的某一天,它们终会随着各自的甜蜜圆滑,不可避免地走向分崩离析……葡萄藤叶的叶尖是白色的,远远看上去像一小片尖尖的白的小花,这白色的叶尖也是微妙的,它是如此的醒目,看上去又这样柔软,它不怕折,也不怕断,不怕被拒绝,也不怕被讨厌,它依附着它可以探手够得着的一切外物疯狂生长,若非如此依附,它便只能匍匐在地,贴着地面爬行,若不如此,那甜美的葡萄又将从哪里而来呢?
  杏子一样结得密不透风,杏子乖乖地藏在叶子的后面一动也不动。杏树的底下,散落了一地青圆诱人的鲜嫩的果子。此时静然无风,所以这果子一定不是风吹落的,此时净然无雨,亦不是雨打落的,怕只是,杏子结得太稠,枝头不堪负重自己舍掉的。枝头上的杏子望着地上的,似有万语千言,一边的旁观者倒可以信手为他们拟一段对白,——枝头上的杏子向下俯看着说,亲爱的让你受委屈了!地上躺着的杏子轻轻回答说,这真的没什么哦,你好,我就好!
  有舍弃,才能更好地存留,这是杏子的生长法则,杏的成长成全了杏的幸运。四月也是这样,四月将离,五月登场,依次而行,万物在其中完成着自己的生长纪。
  拣拾几颗掉落在地上的杏子,放在手里看着它们,逝去的时候还保持着如此新鲜可爱的模样,不正似这四月之末的四月,这四月里时刻在悄悄挺进着的、欢腾着寂静春意的生长纪么?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爱好 下一篇: 《 聆听花开的声音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四月的末尾,田野上正是欣欣向荣、生机无限。谢谢远牵的美文,月亮、春小麦、苹果、杏子……在工笔细描之下,都让人打心底里喜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眷凄

    为何杨柳依依,四月你已经走远。
    该是五月的恶战。
    就像在问松柏何为春秋?知否?
    2019-05-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