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百味居

江湖未远

——致红尘前任站长吟湄 作者:紫衣侯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5-05   点击:

  我的朋友不多,女性朋友更少,包括吟湄在内,不超过三五个。
  与吟湄结识,是2013年创办墨舞红尘中文网的时候。创办之前,和小刀在网上聊天,说到准备做一家文学网站,她当时恼火,数落我一顿。意思是我吃饱了撑着,闲的蛋疼的无聊之举,而且以她当时所闻所见,问我:你以为现在的网络文学的江湖还是你当年风光时的江湖?
  当年,应该是03年04年左右,网络文学刚刚兴起,当时榕树下已成气候,其余的如红袖添香、烟雨红尘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而我所谓的风光,无非是用“城市玩偶”的诨名写了两部小说,在两个网站点击率都超过了数百万,吸引了部分人的喜好。多少年后,有人重提这事,我问那是我吗?
  方知我远离江湖,但是江湖依然有传说。
  我退出网络江湖,应该是在2007年左右,因为要在现实和网络中做个选择,所以有五六年时间,远离网络文学的江湖。山中一日世上已千年,我在烂柯山看着斧头变烂,但是真不知道网络文学的江湖瞬息万变。到13年我热血上涌要做文学网站的时候,烟雨红尘已经因事被强行关闭,红袖也被盛大收购,走的是网络,与文学无多少关系。
  所以小刀反对,话语虽然激烈,却是因彼此视对方为真朋友而说。在此,再一次感谢她的良言。
  还是说吟湄吧。
  我做文学网站的初心,真的是因为喜欢文字,而且愿意聚拢一帮喜欢文字的人,只问初心,不问功利,找一个地方,玩到天荒地老。
  但是我知道网络文学的繁杂,其中一点文人矫情。从来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写文字的人内心深处那份骄傲,总是觉得自己文字最好。网站中一个精华、推荐等级别设置,有时候就能把人烦死,还有其他种种,非常琐碎。让我去亲自执掌一家网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需要找一个能既坚持原则又能长袖善舞的人做站长是当务之急。
  恰好有人推荐吟湄。
  与吟湄,应该在烟雨红尘有过不多的交集,我在烟雨红尘的几年,是烟雨红尘最热闹也最纯净的几年,出来之后,其中种种故事,都与我无关。吟湄应该是在我将要出来的时候进入网站,当时可能也不叫这个名字,所以两人之间的交集顶多是以文字的回复为主。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种,相互都没有联系方式。
  在推荐人处大致了解了吟湄的一些情况,好吗,与我心中的站长条件十分吻合。吟湄文字自是不错,待人接物有真诚,也有手段,而现实当中,生活优渥。后一点虽然无法明说,但是非常重要,如果硬要掰扯的话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我做网站的初心,其中一点,网站只谈文学不谈功利。有段时间,我叫吟湄阿庆嫂,就是她做事干练,不拖泥带水,而且能在众多人中周旋,不觉累,还游刃有余。
  有了红尘客栈,有了站长吟湄。网站算是开张了。
  后来应验了小刀的担心,今日的江湖真的不是当年的江湖。
  从13年到现在,快六年时间,我的承诺已经兑现。当时有人问我,如今网络文学步履维艰,你能坚持几年,我说五年没问题吧。他说好,至少这五年文字有地方安家了。因为这之前,好多文学网站夭折之后没有善后,网站倒闭文集消失,作者多年的心血说没就没了。这一点红袖添香在被腾讯收购后最不地道,前几日,在红袖老编群里还有不少人为红袖突然关闭作者文集,所有人找不回来十几年的文字叫苦连天。这是资本市场入侵文学后的后遗症。
  网站六年时间,如今文章已经有几十万篇,注册会员十几万,放在当年,应该是一个有相当规模的文学网站,只是如今各种新媒体兴起,分散了对文学网站的注意力,所以,网站始终在生死边缘徘徊。
  所谓生死?于我来说,倒是没有太在乎,毕竟砍掉长篇之后,每年投入的费用有限,我能承受得起。所以,按照现在的状况再生存五年十年不是问题,只是要说盈利才叫生的话,那墨舞红尘现在已经死了,而且没有枯木逢春的可能。
  为什么要砍长篇呢,无休止的投入是一方面,而且这种投入毫无意义,反而让人沮丧,让人觉得网文江湖的险恶。
  当初增加长篇也是想让网站看的更红火一点,而且听了众多人的建议,说如今的写手写出的文字变成钱才有动力,如果网站一直不给稿费,越来越冷清,终会死亡。当时就想,不行增加长篇吧,靠长篇收入养活短篇。
  但是现实比江湖更险恶。
  增加长篇那大概三年时间吧,包括改版、开发APP、增加服务器容量、版权收购、编辑费用、平台对接开发等前前后后花了有二百多万,如果拿来买房,可在北京四环和五环之间付个首付,如今可以值七八百万。先不说这投入比是否值得,就说几件让人觉得险恶的事。一是开发APP,整个感觉,就是套路。因为信任一个熟人,然后就栽进坑里,不光浪费了十几万块钱,而且延误了半年的商机,网络时代,半年前是生,半年后是死。本来这事,当时虽然沮丧,但是没有责怪,只是后来在一个领导面前,这熟人竟然恶人先告状,说我不仁不义不守规矩,呜呼哀哉,感谢这人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什么叫小人。
  其二,塔读是一个大站,通过好友船夫的介绍,与他们有版权合作,然后认识了那边的一个编辑,这位编辑形象有点猥琐,但是交往之后,做事更是猥琐而没有底线。看墨舞红尘当时没有合适的编辑,介绍了自己一个老乡过来,然后就是全无底线的操作。将自己工作室胡编乱造甚至全文抄袭的稿子高价卖过来,然后通过介绍过来的编辑以后台添置数十亿的墨玉(墨舞红尘网站虚拟币,可以换钱)私下打赏给这些稿子,前前后后,被这样贪污去数十万。后来这事,被查出来,留存了确凿证件,并交给律师保存。
  其他种种,还有很多,不一而足。而与吟湄等人,我也很少说这事,所以在他们看来,墨舞红尘中文网如今这种局面。“只是四下里寂无声息,却不知曾经也隐隐透着凶险。”
  上面一句话,是金庸《笑傲江湖》中的一句话。在金庸小说里,正派和邪教看似水火不容,却共同织就江湖这张无所不包的大网,这里容不下任何个人的洁身自好。如今的网络文学的江湖亦是如此,不复曾经的快意恩仇,有的只是功名利禄。
  但是我依然相信文字的干净,而墨舞红尘中文网只留存纯文学版块后,我更希望她只是一块心灵的后花园。于真正喜好文字的人来说,这一块没有庙堂的森严,没有江湖的险恶,这里只是一个世外的桃园,宁静、祥和,无论你在现实中受了多少委屈,但是转身之后,不至于慌张无措,进退失据。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江湖酒暖,江湖水冷。其实,江湖未远。
  来吧,若相见,举起酒杯——为这没名没姓的年代干杯!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一扇门开向另一扇门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 瘗花秀士

    为老大点赞,尽管遇人不淑,掉了几回坑,好歹还是坚持下来了,已经超过了自己最初的五年预期,并且看现在的样子,又有人气回升的迹象。
    2019-06-30 回复
  • 朱成碧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片别人未知的江湖
    2019-05-14 回复
  • 冰凤凰

       现在的一些90后、00后,少有文学情怀,更多的具有功利性,个人浅见,在这快餐文化时代,文学网站要想可持续发展,除了签约作者或作品,还应注重运营和推广,与文学出版社或旅游企业合作(收取广告费),以及版面创新(可俗可雅,例如设些论坛之类的栏目引人来吐槽,吸流量),或者像天涯那样做区块链,或增加积分兑换专栏,站内兑换支农扶贫等众筹应用商品(扩大社会影响,而非自娱自乐),让每一位注册登录者,特别是青年读者,一起来共享网站未来发展福利
       还有一些其他想法,等周末我在微信里向同学原天涯社区首席运营官(COO)请教之后再言
       祝好!
    2019-05-07 回复
  • 冰凤凰

    感谢你为了保留这片纯净灵魂的栖息地,默默在背后付出了那么多……
    2019-05-07 回复
  • 轩程

    江湖险恶,但我们仍在一起
    2019-05-07 回复
  • 东方玉洁

    老大竟然是这么不易,你不说,真不知道,我们只享受了福利,而没有承担风险。
    2019-05-07 回复
  • 古刹昏鸦

    不看此文,真不知网络江湖有这么深的水,还这么险恶。
    2019-05-07 回复
  • 赵小波

    嗯,说的好,这里只是一个世外的桃园,宁静、祥和,无论你在现实中受了多少委屈,但是转身之后,不至于慌张无措,进退失据。
    2019-05-06 回复
  • 吟湄

    踩一腳
    2019-05-06 回复
  • 西部井水

    纵然江湖凶险,文学依然神圣!支持你,支持墨舞红尘!
    2019-05-0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