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吟湄

作者:黄尘刀客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5-06   点击:
  “成大,别想那么多了,此去燕北,十分凶险,你一定要好好珍重,我这一生都不会再离开这个村子了,他日你要回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
  闵成大在马上点点头,仰着脸看了看天,像是把眼泪憋了回去,只说了一句“那件事,就拜托兄长了。”回身打马,渐行渐远。
  放翁叹了口气,山阴闵家数月前被抄家,闵家人死的死散的散,唯一的后人闵成大被发配到燕北,皇恩浩荡,没直接要了他的小命,而是做了个随时会送命的芝麻小官,做为闵家的最后一个活着的传人,不知道这个送死的机会到底重要不重要。
  而闵家到底有什么罪过呢?放翁苦笑了一下,并没有言语。
  国破家亡的关头,多得是这样的一言不和。
  散去的闵家人,多是远支旁系,边疆吃紧,内忧外患,官家也没太大心思过问这种事了,就算给他们个逃出生天的机会吧。
  必须伏诛的闵氏附逆中还有闵成大十六岁的妹妹,闵在湄,放翁和成大都叫她小妹,可如今,这闵小妹是生是死,人在哪里呢?他在心里暗想,这丫头机灵的紧,我一定要找到她。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
  放翁飘然而去,长衫广袖,飘飘然仿佛要绝尘而去。
  今日出外久了些,回到家,放翁的头有些大了,不仅米粮又被老鼠糟蹋的一片狼籍,案上的书也被咬得乱七八糟,他想,下一个市集不能再错过了,他提笔在纸上写到“向能畜一猫,狡穴讵弗获”。
  这日市集,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放翁孤单的身影边滑过,他似乎很喜欢看这浮世清欢,淡若流云的人间烟火,隐身其中,如同鱼儿隐于溪流,草木隐于山川,没有什么违和的地方。
  那一日村里人们看到老头子从市集回来开心得不得了,好像不再似往日那么形单影只,他领着他心爱的伙伴开心的走在夕阳里。
  她跟着他来到了他的草堂,简朴但不破落,桌椅、柜床、一架又一架整齐的书籍,一卷没有写完的字,旁边放着一摞整整齐齐的书,但是看到了那些书,她不仅暗自笑了起来,这得是养了多少老鼠啊,把书啃成这副德性。
  她仰头看了看他,“唉,这个老头子……”她斜着一双媚眼瞟了他一下,他正看着她微微笑着,如果不是家道中落怎么也不会跟这种老头子扯上关系,她仰了仰精致的小脑袋,学着闵老夫人的样子叹了口气。
  呵呵,他到笑了起来,你这个小家伙还会叹气呢,老夫这草堂到是哪里对你不住?来,他拉过她的小手,抱起她细软轻柔的小腰,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他指着案上刚刚晾干的墨迹,“徐行啸吟,在水之湄”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吟湄”。
  “吟湄?”她暗暗皱了一下眉头,“取这个名字给我,难道他是闵家的友人?”她心里暗自琢磨着。
  “吟湄啊,来,你看看这是我的名字,你认识字吗?小丫头。”他指着纸上刚刚写就的两个字。“放翁”她心里暗笑着,字写的到是真不错,可你瞧瞧这名字叫的,一副没出息的样子,闵家的后人若是指望这老匹夫,还不如自寻死路。
  夕阳西下,穿过竹林的黄色光线,照在洁白的宣纸上,纸上的夕阳中有四个字,吟湄、放翁。
  这一夜放翁睡得格外安稳,似乎吟湄来,老鼠就像是有了怕心似的少了,这一夜没有听到鼠辈的吵闹。
  放翁一觉醒来,见书案整洁,米粮安静,笑着对吟湄说,“裹盐迎得小吟湄,尽护山房万卷书。”
  吟湄假装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能干点有用的吗?”
  真的是自从有了吟湄,放翁变了很多,白天不用再为老鼠偷米啃书而烦忧,夜晚吟湄这个小家伙,就会像个小精灵似的偷偷的钻进他的被窝,用自己温如软玉的身体轻轻的贴着他,温热而宁静,这样的相伴更容易安然入眠。
  这样的日子过了整整一年,这一年,放翁给吟湄写了很多,但她只是嫌弃地瞟一眼,这一年,老迈的放翁似乎重新寻回了往日的活力,山阴的茶楼酒肆常常看到他的身影,而他回家之后却往往长吁短叹。
  吟湄看在眼里,心里却并不怎么着急,她心里说,“老匹夫你就别瞎使劲了,闵小妹要真指着你,死十次也能够了。”
  但她似乎真的有些心疼他了,她静静的走过来,贴着他坐下,细腻的身躯是这样温软,仿佛把那颗苍老的心都溶化了,他拍拍她的头,对她说“前生旧童子,伴我老山村。”
  她心里暗自好笑,转身离开,心里暗骂到“一派胡言!”
  这一年,北方的战事已悄然平息,这一切竟与闵成大有着不可分割关系,如果不是他冒死出使,又奇迹般的安全回来,北疆也不会有这暂时的平静,曾经金朝的群臣个个想杀闵郎,可是闵郎气节与智慧却折服了他们的虎狼之心。
  别人不知道,都说闵郎有天纵之才,只有放翁知道,闵家的孩子从小是怎样把忠义二字刻在心中,又是受着怎么样严格的教育与训练才有了这种胆识与气魄。然而如今,山阴闵家不复存在了。
  成大回到了山阴,放翁从田间亲自择来新鲜的果蔬,精灵似的小吟湄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成大看到了她,大惊失色,急切切的叫了一声“狸奴!”吟湄喵的一声跳到了他的跟前。
  放翁问,成大,你叫她什么?
  成大双手抱起这只黑猫,对放翁说,“这是小妹的猫儿,它叫狸奴。”
  放翁笑道,天下的猫儿大多生的一样,你怎么能知道这就是小妹的猫呢?
  成大说,这根本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这是暹罗国进贡的乌云金丝豹纹猫,普通的黑猫怎么能迎着光亮在毛发中透出丝丝金光,而且这一身不是单纯的黑色,而一身豹斑。这种猫敏捷异常,行动跟小豹子差不多,危难时机能舍身护主,做到猫在人在,如今这豹纹狸奴在,难道小妹是安全的?
  吟湄仰起圆圆的小脑袋,金色的大眼睛湿湿润润的,非常认真的咪呜叫了一声。
  闵在湄还是没有找到,她的金丝线豹纹猫却心安理得的在放翁的草堂里做了一只捕鼠看家的田舍猫。
  那一夜风雨大作,草堂里燃着温暖的炉火,放翁抱着吟湄,披着毡毯,思索片刻,在纸上写到: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听那窗外的风雨,想想他这曲折的不知如何表述的一生,他蘸了蘸笔又写道: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吟湄咪呜的叫了一声,用精巧的小脑袋蹭了蹭放翁的前胸,安安静静的蜷在他怀里合眼欲眠。
  放翁听听窗外,风急雨骤,此刻幸好有你。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第六章 九王爷山村遇奇闻干打垒土墙现白骨 下一篇: 《 空色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主家遭遇不幸,好在成大只是被发配燕北,留住了一条根,而让放翁最担心的是失踪的十六岁的湄姑娘。大概是她太妩媚太聪慧太善良又太脆弱了,竟然变成了一只猫回来了。她有猫的身躯,可以驱鼠,可以娇态依人,更重要要的是有人的思想和灵魂。这乱世,风骤雨急,让吟湄变成一只猫,一只内藏人性善良与美丽的猫,不仅是作者的蓄意安排,给放翁以心灵的慰藉,此刻幸好有你,也符合读者的阅读审美!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6
  • 朱成碧

    小刀出手必定不凡
    2019-05-14 回复
  • 行吟者

    问好各位老友。
    2019-05-13 回复
  • 下寨龙池

    这风格,我算是服了。吟媚出场了,那个真正的媚姑娘还在犹抱琵琶。话说怎么扯上陆游的?
    2019-05-07 回复
    • 黄尘刀客

      @下寨龙池 一般来说是想扯谁就扯谁,谁老实我就扯谁
      2019-05-08 回复
    • 吟湄

      @黄尘刀客 
      2019-05-10 回复
    • 行吟者

      @黄尘刀客 身体好吗,http://www.mwhongchen.com/wen/46134/#eface
      2019-05-13 回复
    • 喻芷楚

      @下寨龙池 他还跑燕北做官做金朝的官
      2019-05-14 回复
  • 黄尘刀客

    以后我就要养只黑猫叫吟湄
    2019-05-07 回复
  • 东方玉洁

    多少年了,终于又见到了听到你的声了。
    2019-05-06 回复
  • 西部井水

    近日红尘画风大变,到处逢人说吟湄。我是否也可以写一篇吟湄的文章?
    2019-05-06 回复
    • 赵小波

      @西部井水 这是吟湄本人发起的同题,欢迎井水兄出手!
      2019-05-06 回复
    • 东方玉洁

      @西部井水 是不是最近有个电视剧叫《我在大理寺当宠物》
      2019-05-06 回复
    • 黄尘刀客

      @西部井水 整,必须地!
      2019-05-08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