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空色

作者:喻芷楚    授权级别: B    精华文章    2019-05-07   点击:
    一
  这是苏轼在杭州做通判遇到的一个案子,大概是北宋熙宁六年(公元1073年)。
  案子从那年寒衣节开始讲起。
  那年寒衣节,杭州城大多数人家都出城墓祭,梨香院的秀奴姑娘也不例外。这年是她入梨香院的第十个年头,十年前她一家人从常州逃难到杭州城外遇匪,父母兄弟被匪徒杀害,抢走财物外还抢了她,将她卖到梨香院做了一个妓女。
  她寻着荒山野道找到父母兄弟的墓。说来是她胆大,那年她八岁,眼见父母兄弟被匪徒杀死,揪着她头发扔上马,驰马而去,她不住回头,怯懦道:“请安葬我的父母和哥哥弟弟。”
  匪徒愣了愣,竟是果然回头安葬了他们。
  秀奴跪在父母兄弟的坟前默默祷告,寒衣烧的通红,她一身白衣在火光前同火苗一起曳动,一双凤眼泪光盈盈。这时从山上下来一个戴斗笠穿缁衣的年轻的小和尚,见着秀奴合掌宣声佛号:“阿弥陀佛,女施主请节哀。”
  秀奴抬眼看小和尚,眉清目秀,肤白胜雪,不禁脸飞红,施礼说:“奴家孤苦,免不了在亲人坟前伤心坠泪,谢谢小师傅有心。”
  小和尚再宣佛号,阿弥陀佛,向墓念金刚经一遍。秀奴十分感动,问他是哪家寺院的小师傅。小和尚答灵隐寺。
  秀奴又问何故来这荒山野岭,小和尚答:“奉师傅命去往山岭的那边的草堂庵看望师傅故人,送些用度并苏学士的字画。”
  秀奴微有笑意:“你们和尚也喜欢苏学士的字画吗?”
  小和尚微笑,举目看天说:“女施主还是快快下山,天色不晚,小心盗匪。”
  秀奴道谢,收拾东西下山,与小和尚一前一后,秀奴梳的懒梳髻随着她的一双小脚袅娜身子,晃着小和尚的眼睛,他们一路无话,在回杭州城的岔路口分手。
  二
  秀奴回到梨香院向老鸨销假,侍候她的婢女莺歌过来扶她,回她四房一院的院落时说:“姑娘一定累着了,快快歇下,待莺歌烧上水泡桂花浴。”
  水烧好,莺歌再扶秀奴入水,一面给秀奴按摩,一面告诉她梨香院一天来发生的故事,说姑娘们都在为十天后的花魁赛大搞人脉活动,问她可要拉些赞助?秀奴笑,她已蝉联花魁两届,这届已无意夺花魁,说:“也做了两届,就让给其他姐妹们吧。”
  莺歌噗嗤笑:“姑娘口气越发大了。”
  秀奴也是失笑说:“京城里来的两位姑娘,妈妈十分看好,我不跟妈妈争。”
  莺歌点点头,嗯声说:“姑娘是应该有其他想法。对吧?”
  秀奴说:“能有什么想法,如果有就是从良,嫁个好人家,可是谁会看上我这种女子?”说着笑起来说 ,“天底下到底有没有好男子呢?”
  莺歌笑:“有,当然有,苏学士不就是好男人吗?”说着非常得意肯定自己的话说,“苏学士不仅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从不轻薄我们女孩子,还和我开玩笑呢。”
  秀奴笑:“可惜我配不上。”
  莺歌呸声说:“姑娘别没事找霉头触,焉知就没有好男子看上姑娘,也许有呢?也是未必可知的,姑娘才十八岁,大好年华在后头。”
  秀奴笑的岔气,点指莺歌额头说:“你的年华岂不是更好?二八少女,豆蔻年华。”
  莺歌笑:“可惜我丑了一点,否则早被妈妈拉去接客了。”说着笑,“所以有时不幸也是幸,姑娘别气馁,我相信姑娘会找到如意相公的。”说着像是想起什么说,“姑娘虽然无意花魁可也不能什么事不做,人缘还是要的,我看许多姑娘拼命巴结那些大官,姑娘也该走动走动才是。我听说苏学士苏通判夫人近日在忙研究新菜谱,想着如何烹制那些海鲜。姑娘最是善海鲜烹饪。”
  秀奴笑:“莺歌妹妹,我知道如何做了,你明儿去美味海鲜坊酒楼去跟冼老板订个位,再告诉他我要去做一日大厨。”
  莺歌笑:“对了,姑娘这样做就乖了。莺歌一定为你做的妥妥的。”
  三
  莺歌做事雷厉风行,美味海鲜坊的冼老板听说秀奴姑娘约了苏夫人来,自己还要亲自下厨,高兴坏了,广告立刻打出去了,街坊更是奔走相告,苏粉们次日早早来捧场,爱苏学士要爱屋及乌。连着苏夫人一起欣赏崇拜支持。
  秀奴的烹饪手艺在当天得到空前赞美,一致裁决五星满意分,莺歌开心,但她的脚步没有停下来,进一步请秀奴姑娘备分厚礼给苏夫人,目的其实就只一个,约苏学士出游,增加爆光度,更加提高秀奴在梨香院的知名度甚至在整个行业的知名度。
  无疑秀奴又成功了。
  这日秀奴午睡起来,睡眼仍朦胧,莺歌来说:“姑娘,苏夫人命云霞姐送来一幅苏学士的字画,谢你特意送一匹绫给她,刚好可以装裱苏学士新近写的几幅字画,顺便送姑娘一幅,姑娘看。”说着面露得意说,“还有更好的消息呢,姑娘,云霞姐还带口信说,她听苏学士和夫人聊天说隔两天上静慈寺拜访大通禅师,有意请你同行,云霞姐说夫人没意见。”
  秀奴抿嘴笑:“苏学士为何不请两位从京城里来的姑娘相伴同游?她们可是见过大世面的。”
  莺歌笑:“姑娘蕙质兰心,清雅脱俗,就别谦虚了,谦虚就是骄傲。”
  秀奴梨涡带笑,出院来见老鸨,老鸨适才已经得到苏学士的邀请帖,老鸨开心的牙都要掉上十颗,见秀奴出来马上告诉了她好消息,秀奴浅笑说:“恭喜妈妈又有进帐的数目。”
  老鸨掩不住笑容说:“姑娘荣,妈妈才能荣,喝荡吃肉全靠姑娘了。”说着命手下去来福绸缎庄去订一套漂亮时新的裙装给秀奴。
  四
  苏学士约定出行的日子到了,秀奴花冠、短襦、长裙,随苏学士和他的朋友出门了。杭州城外深秋初冬景霜染红叶,樟、榧、枫、杉、银杏占据了山岭风流,羊齿草陪衬着山体,以默默无闻的精神坚守岁月的无情,它没有太多的表情表诉喜怒哀乐,你也不会太注意它。在一行十人爬到半山腰时,莺歌说:“诸位大人歇会吧,姑娘需要休息,我也累了。”
  苏通判哈哈笑,即选了一处地势宽阔,枫树密集的山坡休息。莺歌为秀奴铺好地毡,其他大人的仆役也各自为主人铺好地毡小做休息,他们饮酒聊天赏风景,各求方便,莺歌看着面前开阔的世界心情舒畅,放开嗓子唱柳永《八声甘州》词。苏轼向来不喜柳永词,却喜这阙,他跟着莺歌的歌声拍打拍子,待莺歌唱道:渐霜风时,他对张先大人说“唐人佳处,不过如此。”张先点头。
  莺歌唱过几支歌,秀奴姑娘开始抚琴,琴曲有本朝的也有前朝的,都以欢快为基调。
  “苏学士及各位大人好兴致,秀奴姑娘的琴音更是妙绝天下。”一个中年和尙,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小和尚从山下上来,说话的是中年和尚,他身穿缁衣,头戴竹笠,宝相庄严,手持竹杖,后面小和尚相同衣饰,只是身材伟岸,眉目清秀,肤白胜雪。
  苏学士一班人忙起身拱手作捐笑道:“惠勤禅师经日不见,可好?这是也要上山拜会大通禅师吗?”
  惠勤合掌,一声阿弥陀佛说:“正是。”然后向小和尚介绍面前的诸位大人并秀奴,而后介绍小和尚说:“这是我三弟子了然。带他出来走动走动,见见世面。”随即命了然见过诸位大人并秀奴。秀奴乍见小和尚诧异十分,不免盯了他一眼看想:“这不是那日见的小和尚吗?真是巧。”
  了然见秀奴面上微笑了一下,合掌宣佛号一声阿弥陀佛说:“见过诸位大人,见过秀奴姑娘,小僧有礼。”
  五
  苏学士与惠勤是老友,一番寒暄后,再稍听了一会曲起程,继续向静慈寺,僧人似乎都很会享受,深山不问世事乐得逍遥。静慈寺外古木参天,古朴幽静,来游山,敬香的人往来络绎不绝。
  惠勤站在寺门前和其他几位大人对着苏学士都是笑而不语,苏学士知道他们笑什么说:“秀姑娘与别的姑娘不同,你们且看我们如何入大通禅师院门,我打赌他一定输给我,你们说呢?”
  张先大人笑:“进去再说吧,别让秀奴姑娘难堪才好。”
  秀奴早闻静慈寺大通禅师大名,所说是位得道高僧,她却不以为然,有鄙薄之意,当随苏学士进入大通禅院,她立在苏学士身后,看苏学士与大通寒暄半日,大通忽然闪眼看见她,眉开眼笑的一张脸立马黑下来,黑的他妈神马的快,不由她爆笑说:“名不虚传,果然厌女子如恶恶疾般。”
  大通脸红脖子粗,拂然不悦,苏轼立刻陪罪说:“是某的不是,禅师请见谅一二。”
  秀奴偏不让他说:“素闻我佛慈悲,对世间生物都有灭度重生之心,而观大通禅师好像不是。”说着啧啧摇头,“是不是枉担了高僧的名,若天下高僧都似大通禅师,我不如做娼门一妓。”
  大通气的一时说不出话,苏学士忙打圆场说:“秀姑娘话是尖刻了一些,却是虚拟的,她不相信大师如世俗男子有嫌弃女子之意,女子在大师眼里如同所有男子信徒一样是可以直面大师的。”说着顿下看眼大通的木鱼说,“某有一个不请之请,我想你会肯借你的木鱼和木槌给秀妈姑娘敲打唱个曲,以证实你普度众生像佛一样是所有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大通不待他说完,拿过自己用的木鱼和木槌给他说:”拿去便是。“
  苏轼哈哈一笑,作南歌子?师唱谁家曲让秀奴唱,秀奴一面唱一面想笑,大通来历她也是略知一二,如今苏学士这样写来,这样让她唱他的底就完全出来了,因为自己曾经不光彩,曾经也是狎妓少年,有一天幡然醒悟做了和尚,却怕往事重提,所以才怕见我这种人,什么是道貌暗然的伪君子,这个大概就是吧。她心里笑着,嘴上唱着:
  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借君拍板与门槌。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
  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眨眉。却愁弥勒下生迟。不见老婆三五、少年时。
  大通也是明白人,听着听着也是笑了,向苏学士认输说:”苏学士道法自然,姑娘亦好唱功。“
  苏轼笑作捐说:”某只是同禅师开玩笑,不要在意。“转身离开,秀奴跟在后面,走几步回头看眼大通,抿嘴笑俏皮地说:”别在我转身走时骂娘希匹哦。“
  六
  静慈寺院外的朋友看苏轼和秀奴出来,惠勤说:”学士真敢写啊,大通禅师生气了吗?“
  秀奴说:”他笑了,知道自己那点德性不好。“
  惠勤点头说:”姑娘也是蕙质兰心。“然后领了然入寺拜会大通。
  苏轼则与同伴们继续游山,秀奴因为没来过静慈寺没与苏轼同行,她游览寺院,顺便烧香拜佛,等苏轼回头,她和莺歌在寺外的一棵银杏树下弹琴,是支心经曲。周围围了许多人,其中就有大通和惠勤,他们本来说着话,听见寺外琴音为琴音所引来到外面,看是秀奴,大通一面说可惜了,一面说听其音一定是师承名门。
  惠勤说:”听苏学士说是师承前朝南唐后裔一个老学究。“
  ”原来如此。“
  苏学士看见大通听琴笑说:”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大通笑:”学士妙言,今晚不妨请在寒寺过一晚明日再下山不迟。“
  大通也不忌讳女人和妓女了,秀奴看大通一直就想笑,回到梨香院便放声笑起来,莺歌不明就理,但看着她笑,她也是开心的。
  七
  秀奴大笑时,老鸨满面春风领着个人进来,白衣素衫、翩翩少年,不由她愣住,好眼熟,在哪见过?老鸨看她愣神说:”白公子可是贵人,好生招待。“
  她生气,想怎么好生招待,不就是叉开腿让他放炮放的开心,乃娘希匹的。她心里骂着老鸨,眼睛来打量白衣人。
  老鸨出去后,白衣公子方合掌念阿弥陀佛说:”秀奴姑娘,是我。“
  ”了然?真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你来这里做什么?“秀奴瞪眼问。
  了然别别扭扭地说他想听她弹琴。秀奴啐他一口,坐下弹了一曲给他听说:”你花一百两银子听我弹一支曲子就回去合算吗?“
  了然天真地笑,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我还看了你啊。“
  ”你是说你想我吗?“秀奴问。
  了然搔搔头,嘿嘿笑了,和了秀奴一曲琴才告辞离开。莺歌看看了然背影,又看看秀奴说:”明天我去灵隐寺打听一下他根底。“
  秀奴白眼她说:”正经没事干吗,你,打听他干什么?“
  莺歌笑:”你不觉得他很帅吗?琴也弹的好,比你还好。所以他若根底好,你们就可以来往啊!“
  ”作死,你要我跟一个和尚?“
  ”和尚也可以还俗啊!“莺歌说到做到,她让跟她相好的小护院去打听了然,不过一天消息便有了。一张清晰的了然小和尚人生简历呈现在秀奴妆台上。
  了然,俗家名白仲然,常州人氏,白氏绸庄酒楼二少爷,庶出。出家栏,原因大娘彪悍,不容欲置其死地,母恐其遭遇不测送入灵隐寺,从师惠勤。年方二十五。:秀奴看着,咬着嘴唇笑。
  八
  了然二师兄听说有人打听三师弟情况,这日趁早斋后抄经文时开了然玩笑,引用经文说:”每个人必须经历一场生死的爱情,才可以得真正的佛理。“
  大师兄说他歪理,乍不见他下山谈恋爱?他不是进士的儿子吗?可以还俗考功名。二师兄笑:”我不是经历了家破人亡吗??这个也可以让我学得佛理。“
  大师兄摇头说:”你总是取笑三师弟,可他从不跟你计较。“
  二师兄继续嘻嘻哈哈笑说:”不拿小鲜肉开玩笑,拿你这块老腊肉来玩有味吗?“他说着又是笑,”三师弟是白家二少,又不是他自己想出家,是他妈妈强迫的,所以怎么都得有场花事才不枉少年郞,你们说是不是?“
  师兄弟们笑的不行,了然也只是笑,这日他又想下山,师傅找到说他大哥病逝,他大娘要他回去为大哥做法事,他摇头表示不肯。惠勤说师傅跟你一起。白家大娘见了然出落的一表人才很是欢喜,儿子没了,也许是自己作恶太多,让儿子一病没了,好在长大了的了然让她见着喜欢,她向了然忏悔过去的错,请求他留下来,他没有答应。母亲肯请他回来也没答应。他心若止水,人间富贵如过眼烟云,没有什么留恋。二师兄佩服他抛弃万贯家财来陪他,感动的热泪盈眶说:”你有带些银子来给我们师兄弟吗,我们去仙外仙吃点好的,每次去杭州城我只能在那里闻一闻香味。好可怜。“
  了然笑便给他一张五十的银票说:”是大娘给的,请我们师兄弟改善下伙食,吃些好的素食。“
  二师兄笑:”我就知道大户人家的太太懂关心群众。“笑着跑去伙房。
  了然从下山去白家再回来有一个月,他心理有些惦记秀奴,想下山,谁知天第二天大雪,山下竟来了许多游寺赏雪观梅的人,其中有梨香院等几家勾栏院的姑娘携手并肩的来了。
  什么是美女如云?了然今天算是见识了,灵隐寺的和尚们忙得不亦乐乎。漂亮的女人,加上是有才艺的女人在一起,怎么可能让这样一个日子平庸的过去?姑娘们决定临时在灵隐寺选花魁,斗艺斗色,好不热闹。临时评委里面有了然。了然感染了面前的美女青春的律动,他整个人的青春活力也被激发起来,在一群妙龄女孩子面前光彩动人,他迷倒了她们。她们带着从所未有的兴奋热情离开灵隐寺,小和尚了然的帅气也进入了她们的小心脏,令她们的小心脏心速飙升,总有150到200的节奏。只是这天他没有看到秀奴,事后他才想起秀奴为何没来,秀奴去了哪?
  秀奴没来是又受到太守的邀请,同苏轼西湖赏雪,孤山探梅,虽然错过了灵隐寺的情节,但这边风景独好。
  九
  半夜,了然下山到梨香院,秀奴已然睡着,她太疲累了,莺歌开门看是他说:”姑娘累了,早歇了,白公子有事吗?“
  了然摇头说:”今儿见几家院的姑娘们去了灵隐寺,独不见姑娘,不知道是否安好?我来看看。“
  ”公子有心。“莺歌说着看眼了然说,”如果我家姑娘能遇上你这样贴心温暖的男子从良嫁了就好。“说着有些得意地,”我会找到的,等我把姑娘嫁了个好男子,就不用理那些臭男人了。“
  莺歌的话是无心说的,听话的白公子却有心了,形神具懒的返回寺院。他在想莺歌的话,他有些后悔没答应大娘和母亲还俗的请求,如果那样,他可以有钱赎秀奴,现在没有钱,临回来她收了母亲强自塞给他的一千两银票用于急需,大娘也给了他一些打点人事和扶贫救困资金。而现在是他自己有困难,怎么办?他问计二师兄,说:”这是不是就是爱情?二师兄,莺歌说要为她找个男子嫁了,我很不开心。“二师兄嗯声说:”从你描述的情节很像小说情节里写的,我看是爱情。“说着进一步给他出谋划策,他同意先相处一下,如果真有感情再还俗,不靠家里也可以靠自己博个功名什么的。反正爱情是件好事,二师兄说机会在手不要错过。
  于是,了然带着一千两银票来见老鸨,说他要赎秀奴姑娘做妻子。老鸨以为自己耳背,了然重复说一遍,老鸨笑掉牙,说一千两不够赎秀奴,且向他算一笔经济帐,从穿、衣、住、行、吃喝撒拉到技艺培训没有一样不是银子铺路,你大户人家公子不知我们低门矮户过日子的艰难。说着说:”你赎她做什么呢?做妻子你父母知道吗?“他回说他可以靠自己,他可能去考功名。老鸨当即嗤之以鼻说:”考功名?哼,你看苏学士学问如何?“
  ”高。“
  ”他命运如何?从朝庭贬到我杭州来了。“
  了然不语。
  老鸨又问:”舒亶与李定如何?你可以与他们同流合污吗??你可以昧着良心迫害无辜吗?“
  了然摇头。
  老鸨白眼他说:”现下时事,你什么也做不了,不如做个逍遥公子,这一千两银票我算你包秀奴一月,过期快回家吧。“接着回头说一句,”光有善良不行,光有爱情也不行,我们做人首先得吃饭。“
  十
  了然呆愣愣半天,没反应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秀奴过来将他带进屋问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老鸨刚才对她说这个月她是他的。他又是啊啊半天方想起老鸨向他分析的当下形势,老鸨简直是现实主义的最实用者,是时事评论家,看事透彻,分析正确,才高不及苏学士,狠不过李定舒亶辈,其实他就只适合做和尚,躲在佛的脚下苟延残喘,苟且偷安,他算不得一个男人,他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万分迷茫。秀奴看他呆劲又犯了说:”呆子,到底发生什么了,快跟我。“他便将老鸨的话说一了遍说:”我赎不了,也不值得你爱,我不是个有出息的男人。“
  秀奴摇头说说他真是个呆子,无药可救,说:”我们现在只活在当下,明天可以相忘江湖。庄子不是曾说‘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了然问:”你赞成庄子说的,对吗?“
  ”但最少是可行的,你说不是吗?“
  了然点点头,突然高兴起来说:”我们上街,二师兄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吃些美食会调理好心情。“
  他们走在杭州城大街上。了然是第一次无所事事和喜欢的女人逛街,心情不同,喜悦程度不同,不快暂时置于脑后,他们见什么买什么。见着卖冰糖葫芦的买冰糖葫芦,见着卖爆米花的买爆米花,见着卖头饰的买头饰,其中秀奴看中一支玉钗,他便拔下她的金钗放进怀里说:”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相忘江湖时我拿它来看,当是你了。“然后付了玉钗的银子。岁月可以安好,可以执子之手,但是三十日时间是眨眼间的事,了然不敢随便闭上眼睛,睡在床上搂着秀奴在怀里,眼睛也是不眨下。
  秀奴笑他:”快睡吧,看你呆子模样。“
  他笑,精神更加来了,竟是取来秀奴的绣花针,在手臂上剌下一行字,秀奴看的惊心,看血一针一滴的从了然手臂上滴落,却是一字一字的念:但愿同生极乐国,免如今世苦相思。
  十一
  了然珍惜每一天与秀奴在一起的日子,同时每天都在想如何走出现在的困境,如何可以与秀奴长相厮守,有一次他趁秀奴与苏夫人逛街独处的机会去算命的那说了他的心事,让算命的给他算了一卦,卦相不好,他十分郁闷,简直是给不愉快的心情上添堵,但算命的瞎子笑说了一句说:”老鸨再强势,她不会要一个死人,姑娘死了不就是你的妻子了。“
  他瞪瞎子胡说八道,虽然心情不好,也没找到解决方案,但他还是有一个月时间,他安慰自己,车到山前必有路。
  可是一个月很无情过去了,并没有出现奇迹,他拥着秀奴的软香玉体已经到了不能失去的地步,老鸨不管他情长断魂,命人拉走了然,还不忘说:”我是对你家人负责,若真舍不得再凑银子来。“
  无情不过老鸨这斯,莺歌看着直跺脚,干着急,没办法。秀奴绕不过她的命运,她认命了,不能相融以沫,就相忘于江湖。
  了然想认命,只是夜夜梦境不能让他认命。也不可能相忘江湖,他想起算命瞎子的话,姑娘若死了老鸨不会要个死人,她不就是你的妻子了。他为自己想到瞎子的话吓一跳,念了十几天的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把金刚经顺念倒念了一百遍,这天忽然腹语,佛灭度众生,即涅盘重生,我今亦可度我二人涅盘脱离现世苦海。只是说灭度圆寂,依然是种死,而且他必须以一种非常手段去做,他有些慌,以至必须借以酒力压制慌乱。
  他酒力不好,一杯便不胜醉意,再两杯已经是瘫软的一摊泥,如此半月有余,死与思念折磨的他不成人形,他凭着醉意到梨香院,要求见秀奴,秀奴在接待新的恩客。
  老鸨命护院轰他走,他打倒护院,闯进秀奴房中,扔出趴在秀奴身上放炮的人渣。秀奴慌裹起衣盯着眼看他,他痛心疾首说:”这就是你的相忘江湖。“
  秀奴看憔悴瘦削的了然,冷静地说:”呆子,何苦,我们本来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你可以做和尚,可以做富二代,可以有很好的前程,何苦糟蹋自己。“
  他惨然一笑,轻吟他手臂的字,但愿同生极乐国,免如今世苦相思。吟着面漾温暖的微笑说:”我可不可以再拥抱你,秀娘。“
  秀奴看看他,没动。他走向前轻轻揽过她说:”还记得你给我的金钗?“
  秀奴怯声:”什么意思?“
  ”我一直在想我们如何做长久的夫妻,如何不再苦相思,今天我终于知道,只有灭度重生才可以免去如今苦相思的滋味。“
  他都没有容秀奴再说话,一根金钗狠力从秀奴背心刺进,没有一点挣扎,事先也毫无征兆,一代名妓就此香销玉损。
  十二
  苏通判接到报案正挽袖撩衣下厨,他换了官服上堂,不仅是梨香院的秀奴死了,老鸨也死了,老鸨先看见秀奴被杀死在了然怀里,大叫杀人了,了然一不做二不休连她一块杀了。
  苏通判盯着了然看,实在不相信面前的年轻人会是杀人凶手,可是呈在他面前的证据,还有他以下的审问,他不得不相信和确认是他面前年轻的僧人,他例行问话后,命了然讲犯罪经过,了然从如何认识秀奴开始讲,讲一个美丽的僧人与妓女的爱情故事,苏通判生气,看过了然手臂上的刺字,又再看杵作验尸报告,与了然所说吻合,问了然可还有申诉的地方,了然摇头。
  法不容情,虽然了然是朋友的徒弟,国法面前罪行难免,他挥笔写下判词:
  这个秃驴,修行忒煞,云山顶空持戒,只因迷恋玉楼人,鹑衣百结浑无奈。
  毒手伤心,花容粉碎,色空空色今安在,臂间刺道苦相思,这回还了相思债。
  了然被判死刑,他站在断头台上瘦削惨白的脸上浮起一个微笑,没有人知道他笑什么,只有人见莺歌和二师兄来为他收尸,莺歌捧着他头泣不成声。
  2018/11/30
  审核编辑:一声叹息   精华: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吟湄 下一篇: 《 秋娘妒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这是篇应景小说,应“相遇苏轼”同题之景。讲的是与苏东坡有关的两个人,一个名妓与一个小和尚的爱情故事。虽是因情杀人,情能动天,却是法不容情。苏东坡秉公执法,却又无限唏嘘,写诗以记。小说素材虽然来源自网络,却有延展,有发挥,读来有趣。

短篇小说编辑   一声叹息: 小说用诙谐的语言描写了一个青楼妓女秀奴与小和尚了然的生死爱情故事。虽然写的是古代爱情,却将当代社会的人情世故穿插其中,并通过人物之间精彩的对白,深刻揭示了社会现实的残酷和冷漠。小说的亮点是语言,看似调侃,其中却无不蕴含人生哲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 千千

    爱到骨子里呀,命都不要了。
    12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喻芷楚

      @千千 是啊,千千好,小和尚也算爱的可以
      12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下寨龙池

    这爱的要死要活的,太疯狂了。出发点倒是好些,不像社会上哪些渣子,自己得不到,也决不让别人得到。这小和尚终究没有看透,大彻大悟,该死。
    13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喻芷楚

      @下寨龙池 嗯嗯,小和尚没看破红尘,红尘还是很诱惑人的,所以堕入红尘遭红尘劫。
      12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一尘

    附会前朝事,警醒红尘人
    13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喻芷楚

      @一尘 谢谢一尘,说的正是这样。
      12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喻芷楚

    谢谢两位大编,下午好,花花果山
    13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