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遇见天使

作者:一声叹息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5-23   点击:

  “吱呀”一声门开了,风夹着雪把风风火火的女儿给卷了进来。
  “我看看火炉就走。”女儿一边解着手套,一边哈着热气朝着屋子中间那只巨大的火炉走了过去。
  火炉的面板上搁着一只铁水壶,还有一个桶装的保温饭盒。水壶里装的是早上刚刚烧过的一壶开水,饭盒里装的则是天亮时女儿赶着熬出来的大桶稀饭。女儿提了提水壶,水,显然被喝过,掂掂重量就知道了。可揭开饭盒一看,稀饭却还是出门时的老样子。
  女儿回头看了看床上的他。他似乎睡着了,眼睛紧闭、鼻孔轻轻翕动。她叹了声气。开始搬动灶面上的东西,掀开面板,朝着灶心里看了看,火果然快灭了。
  屋子西边的墙角,码着高高的一堆焦炭,女儿一手拿着皮撮一手拿了铁钳走了过去。
  加过炭火后,女儿又小心地调整着火炉门,好让刚刚加过的焦炭借助着风的力量快速燃烧起来。
  一切停当后,女儿又回到他的床前,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他睁开眼,笑眯眯地望着女儿。
  女儿噜起嘴,一脸的不高兴:“从早上到现在,都整整一天了,您一口饭都没吃。”
  “吃了。”他依旧在笑。
  “没吃,我出去时帮你盛了满满一桶,现在桶里的饭还是老样子。”
  “真吃了,不过就几口,实在咽不下去。”他的笑容中嵌着一丝歉疚。
  女儿低头看了看床边的垃圾桶,果然是他又呕过了。只要一吃东西,他就拼命地呕。
  “要不再去医院住住吧?”女儿试探地问他。
  他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去,回来才几天啊,又去!”
  “可这样下去也不行啊,您一点东西都不吃。”
  “吃了,慢慢的,能吃多少是多少。”
  “还是去吧,医院总比家里有办法。”
  “不去,你那么忙,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还不如呆在家里舒服。”
  女儿不再做声了,眼睛红红的。坐了一小会,又把脱下的围巾和手套往身上套。他看了看窗外,夜已经沉了,呼呼的大风,隔着窗户听起来都很瘆人。
  “要不今天就别去了。”他巴巴的望着女儿。女儿不敢看他,一路摇着头往外走。
  “吱呀”一声,屋子里又空荡起来。
  焦炭完全燃起来了,满屋子都暖和和的。女儿交代过了:“炉门已经关小了,你安心睡觉就是了。”
  可他睡不着。一双眼睛老是顺着烟囱长长的铁管望向屋顶,仿佛在那里就可以望见他的女儿似的。
  风,还在门外呼啸,雪夹着冰砸得地嘎嘎地响。他倏然感到心疼起来:二、三十里的地,深更半夜的,一个女孩子。
  心不由己啊!这话自然是冲女儿去的。一个扶贫村第一书记,3000多头奶牛安全过冬,责任重大啊!
  不想了,想了也没用,他翻了个身,将眼睛闭上。可一转眼,又开始想了。这回想的是他的老婆。要是老婆不死那么早,现在身边有个照顾的人,女儿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这样想来想去,更睡不着了。一伸腿,发现女儿随身携带的手电筒落家里了。
  这还了得!缺了手电筒,黑灯瞎火的怎么赶路!这一惊,他赶紧哆哆嗦嗦地起来穿衣服。厚厚的棉衣,厚厚的棉裤一件件穿好后,就跌跌撞撞地往门外走。
  “呼”,没走多远,风就将瘦弱的他吹起,像摔打秋天里的一片枯叶般,先是托着旋转了几下,然后重重地摔在了雪地上。好在,雪很厚,他身上的棉衣也很厚,他爬了起来,继续往前走。跌倒、爬起,他像跟风较着劲似的。终于,是他败了下来。天昏地转中,他像只泄气的皮球,软绵绵地扒在了雪地中。
  迷糊中,他看到了自己的爱人。依旧三十来岁的模样,长长的辫子,黑黑的眼睛,一笑,嘴角两只甜甜的酒窝。
  “苏苏……”欣喜中他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多好,终于可以团聚了!
  可奇怪的是,他的苏苏不理他,好像不认识似的,见了他竟然转身就跑。
  他追着痛苦地大喊:“为什么?”
  “你不能丢下女儿!”苏苏丢下冷冷的一句话,转眼间跑得无影无踪。
  “可我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绝望中,一滴眼从他的眼睛中流了出来,并且滴到了他的嘴边,他醒了过来。
  风还在怒号,雪仍在下。他抓紧手电筒,用力站起来,下半身却被雪掩埋得无法动弹。
  “也好,就这样了此一生!”他对着女儿离去的方向望了望,静静地躺着,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这一刻,世界是如此的安静,大地一片素白。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他突然用力抬了一下头,不远处,是他居住的小屋,他能感觉,炉火里的焦炭正暖暖的燃着,一股股的热气正顺着屋顶的烟囱,一缕一缕地往外冒。
  好暖和的家啊!他正这样感叹的时候,耳边传来几声微弱的近似婴儿啼哭的声音。
  怎么会?怎么可能!他竟然坐了起来并顺着声音四处张望,在他左前方的2米开外处,有一团小小的黑影正在蠕动。
  他用尽全力拼命地扒开身上的一层层厚雪,一点一点地爬了过去。哦,原来是一只小猫。它的大半个身子也被掩埋在雪地里,两只小小的爪子拼命抓扒着埋在身上的大雪。
  见他爬了过来,小猫抬起惶恐的一张脸,惊喜地“喵呜”了一声,柔柔的眼竟然泪汪汪地看着他。
  他本想转身而去,却被这眼神揪疼了心。他低头看了它一会,开始帮助它解离困境。他耗尽气力将它从雪地里刨了出来,然后鬼使神差地将它搂在怀里,用他的体温温暖着冻僵了的它。
  他带着它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屋里暖暖的。
  炉面上搁着的稀饭依旧是热的。他拿只碗,盛了稀饭喂给猫吃,看着猫“兹兹”地吃得有滋有味,他也突然来了食欲。喂完猫,他也给自己盛了小半碗稀饭,一小勺小勺地喂到自己嘴里。温热的稀饭喝进肚子里,他感觉力气恢复了不少,于是又连着喝了几口,不想,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又连呛带吐地呕了起来。
  一旁,猫静静地看着他,先是惊讶,然后是满脸怜悯地走了过去。它靠近他,举起毛茸茸的爪子,在他脸上轻轻地抚摸着,一下两下,他的泪一下就涌了出来,眼前的猫仿佛如女儿一般温馨起来。
  开春了,他的日子似乎也不多了。消瘦、呕吐,病情在一天天加重,进食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有时,连着两三天,一口米饭都没有下过肚。
  女儿尽管仍然很忙,但守在他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而一直与他形影不离的猫却失踪了。
  猫一定是半夜趁着他睡着了的时候出去的。一早醒来,他就发现屋子里的猫不见了,无论他怎么呼唤,就是不见猫的踪影。
  中午女儿赶回来做饭的时候,他跟女儿说起这事,女儿说,猫一定是在屋里呆腻了,跑外边发疯去了。
  他想了想,也觉得在理。春上正是猫发春的季节,哪能关得住。
  到傍晚,猫还没回来,他有点着急了。又跟女儿说起这事,女儿便笑他:“走了就走了呗,一只猫也值得您这么惦记。”
  虽然是猫,好歹也是个伴。他正懊恼的时候,猫却自己回来了。嘴里叼着一把连枝带花的青草就往他跟前走,他看着猫跳跃着将青草放到他的床铺上,又是好奇又是惊喜。这猫也懂得人心啊,也会用花花草草来哄我开心。
  这以后,猫每天都会出去,每天都会带回同样的花草。
  “听说动物都有灵性,莫非这些青草还能治病?”看着日渐枯槁的他,女儿决定试一试。
  第二年的春天,他的屋外新长了一片草地。草地上长着许多四叶的开着紫色花朵的青草,他说那是幸运草,是他的猫送给他的起死回生药。
  那个下午,他静静地坐在屋外的木椅子上舒服地晒着太阳,而他的猫正在花丛中追着一只粉色的蝴蝶嬉戏,他笑了,说:“那是我的天使!”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取文 下一篇: 《 校园暴力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只有三个人物,情节也很简单,但是串起故事的关于爱心的主题,却让人感动不已。前面小半部分白描式地写了女儿对病危父亲的无微不至的关爱,但是女儿因为工作忙,不能守在父亲身边,眼看父亲的生命大限已至。而后面一只灵性的猫出现在父亲的身边,给他带去希望,这是一个精彩的转折,是人们心目中爱心的扩容和升华!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