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合奏】寻找粒儿

作者:欧阳梦儿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6-06   点击:
  (一)

  救我!欧阳,救我!
  这段时间一直不敢睡觉,总有个声音从梦里来。那个声音怱而远,怱而近。似笑若哭,似人非人……
  我只知道,她叫粒儿,来自火星。
  “火星撞地球——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宇宙杂志封面的几个大字,让我机灵灵打了个冷战。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必须马上找到粒儿!
  回到侦探社,刚准备跟侯爷商量这件事,罗立琼已经把一张100元的支票扔在了桌上,大家围着桌子,笑意吟吟的。只孔雀皱着眉头问:“是不是少了一个零?”吟媚反唇相讥:“不就是猫捉老鼠玩的游戏么?你以为是政府买赞歌?”还是鹤游烟好说话,提起笔刷刷就是几个零。
  我抢过支票,二话没说立下军令状。众人瞪圆了眼睛,向我致敬。
  拿到支票,第一时间奔向银行,下午四点的火车,时间不等人。
  我递进去装钱的大包。虽说现在已经进入网络时代,但对于纸质的钱,我还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偏爱和信任。至少到了生死存亡关头,我还可以学学电影镜头,把钱往空中一抛,转身一笑,离去……何等潇洒!
  银行那个靓妹狠狠地地白了我一眼,把包当飞镖一样,给我扔了出来。
  定晴一看,支票100的后面,夹着个小蝌蚪,小蝌蚪后面,才是一串蛋。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欧阳,国际私人侦探社探员。侦探只是我的个人爱好。与世难融,他们称我火星人。我一直相信,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叫做心灵感应的东西。

  (二)

  连夜火车。第二日下班前,某厅办公室:赵小波推了推眼镜,"人未语,脸先红",胭脂先生传闻果然不假。
  “说吧,你最后见到粒儿是什么时候?”我双手抱在胸前,开门见山。
  “莫明其妙!”
  “‘水之湄’,听说过吧?”这些官僚,不见兔子怎么会撒鹰?我索性一开始就拿出杀手锏。
  赵小波心不在焉,看向别处的眼光,忽然探照灯一样打向我。
  看他陡然转变的神色,我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并不开口,等着他内心的自然崩溃。
  “那两篇文章,只是我跟我媳妇的逗趣。跟粒儿没半点关系,真的!”
  “我知道。你们夫妇真是伉俪情深啊!令很多人羡慕,真的。”我话锋一转:“但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瞒着逸薇借那么多钱给她?二万多,不是小数目!”见他不吭声,我又继续发挥:“一个女孩,一个未婚女孩,无缘无故跟你说,她想生个小孩。有神经病?她到你们厅时间也不长吧?为毛老是小跟班似的只跟着你呀?还你吃什么她就吃什么?你一过来人,会不明白?你当你老婆是傻瓜?”
  “所以,她才把粒儿吃了呀!”赵小波拍手笑道。
  “嗯,照逸薇的说法,粒儿变成了四个棒子的玉米粒,被她全啃下了肚子?那她为什么尖叫?在她说不让粒儿还钱,你却说粒儿已经还了钱的时候?因为,她知道,你——在——撒谎!”
  赵小波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我接着说:“你完了,你娶了这么个古灵精怪的女子做老婆!你的文章比起她来,差了岂止一点意思!既魔幻又现实。多么可爱!尽管怀疑,也只能采取臆想的方式,来一个大战小三的精神胜利。因为她爱你,信你,也自信。但是,当这种自信与信任,土崩瓦解,被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亲自证实之后,你认为会怎样呢?”
  “好吧,我承认。粒儿对我的感情……确实不一般。但是,我发誓,逸薇和孩子始终,始终……也许,正因为如此,她才决心留在远远的木鱼村,帮助那些贫穷的山民。谁知道,那些山民,那些山民竟那般的不识好歹,欺负她,辜负她……”
  “别跟我哭天抹眼泪儿的,你以为,就你俩那破文章,水之湄为什么花那么大笔款来购卖?你就没有想过?”我用脚尖狠狠熄灭了烟头。
  “粒儿,真的来自火星?还是粒儿被水之湄……”赵小波关切地问。
  “住口!水之湄也是你可以挂在嘴上的?”我赶紧打断他,压低声音警告道:“你趟这淌浑水干什么?不想活啦?!”
  “我也是被迫……”赵小波嘴角牵扯了几下,没再说下去。

  (三)

  群山苍翠,云雾缭绕,原始韵味。这应该就是赵小波笔下的木鱼村了。我把租来的摩托往山外大树下一靠,准备徒步进村。这个村的格局很奇怪,整个村子座落在一个巨大的天坑之中,两山呈人字型往中间靠拢,郁郁葱葱的参天古木华盖一般挡住了阳光,一条唯一的石板小径,在灌木丛中盘旋交错,宛若小龙。若非事先准备充分,我想我该进村无门了。进得天坑才发现,这里开阔异常。村子正中一座巨大的寺庙,庙里供着一尾极其巨大的木鱼。那木头通体幽黑,闪闪发亮,竟是玉石一般的质地。我差点惊叫起来,天啊,这尾鱼竟然是万年阴沉木打造。阴沉木,向来有价无市,况且是这么巨大,质量如此上乘的家伙。这村子中的人似乎并未知晓这宝贝的价值,就那么大开着庙门,也无特别的保护措施。
  带我进村的小向导说:“这有什么稀奇?这个村的村民,最擅长的就是雕刻,特别是鱼雕,家传的手艺,也不知传了多少代了。他们崇拜鱼,人人佩戴鱼。敢情他以为我是吃惊这鱼雕工的鲜活精湛。也是,若非生在考古世家,我恐怕也不会识得这黑木头的价值。
  村长听说我来找粒儿,面有愧色。直说粒儿是个好姑娘,都怪山里人眼窝子浅,受不得别人挑拨。再待细问,他又吱吱唔唔,不肯多说。
  当我向村民打听粒儿去了哪儿的时候,村民一片悲声。原来他们居然都不知道粒儿失踪的消息。悔恨交加中,拼命向我讲述粒儿的好,带我去看粒儿自已掏钱为他们办的“木鱼村山珍加工厂”。山珍好吃,却不易保存。这个加工厂便是集收购、烘焙、包装、销售于一体的民营企业。
  我请山民回忆,粒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不见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大家三缄其口,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当我再次严肃地告诉他们,粒儿真的不见了,很可能遭遇了什么不测的时候,他们才惊慌起来。村长带着他们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议,方才郑重其事地带我去了一个地方。
  原来大山的腹部,有一个大洞,洞内木棺遍布。那些木棺,有着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韵,也不知存放在这里历经了多少年代。原本,他们只知道遵循祖训,世世代代守护这些棺木,没有人想到去问为什么。直到粒儿来了,他们才知道这些棺木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有“东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称的乌木,需要上万年的炭化过程,故而十分珍贵。粒儿曾三番五次叮嘱村民,村里有宝贝的事千万不能外传,否则大祸临头。
  我问他们,粒儿失踪前,有没有跟他们告个别什么的?他们说没有。自从发现乌木棺以后,小周书记就跟粒儿走得特别近,整天嘀嘀咕咕,加工厂也没心思管了。我们都以为他俩在谈恋爱,也就没特别留意。现在想起来,很是不对劲。村民纷纷回忆说,粒儿与小周的“恋爱”谈得似乎不怎么顺,整日忧心忡忡。有一个村民说,有一天傍晚还看见粒儿在大树下哭来着。跟她谈了许多莫明其妙的话。
  我忙问那位大姐,粒儿跟她说了哪些莫明其妙的话。大姐说:东拉西扯的,我也听得很糊涂。是些小时候的事。说是读中学的时候,有一个叫小孙子的老师,没少整她。没办法,谁叫他做恶事的时候,总被她看见呢?仿佛去那个中学读书,就是上天派她跟他专业做对的。有一次他灌开水,暖瓶炸了,他弯着腰四下看看,以为没人,就若无其事地提走了个新暖瓶。结果那女同学哭得很伤心,说她的暖瓶要新一些,坏的那个并不是她的。她就把自己看到小孙子老师换暖瓶的事说了。那位女同学当即拉着她找到小孙子,要回了自己的暖瓶。还有一次就是语文老师借辅导为名,诱奸多名女学生的事。小孙子以学校之名,进行弹压,她公开鼓动女同学站出来告诉校长,校长不理就告到教育局。结果没一个女同学愿意配合,更没有一个学生或家长站出来为她说话。结果她被倒打一钉耙,整个中学生活过得很惨……。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傻。她说没办法,天生的。后来她又说,她是火星来的,不适应地球人的生活,也许只能回到火星上去。再后来,小周书记就来了,他们俩大吵了一架。第二天就再也没见过粒儿,小周书记说粒儿回火星去了。不久,他自己也调回了省城。

  (四)

  小周是在香港转机的逃亡路上被抓的。同时被抓的还有湖北泌园山庄的主人吟媚。吟媚,男,三十八岁,国际文物倒卖贩罪团伙首领之一。‘水之湄’犯罪集团老大。小周,水之湄第五把交椅,专借职务之便,打探各种民间异宝。
  水之湄犯罪团伙悉数落网的消息被报道以后,赵小波找到我,打听粒儿的消息。我挪揄道:“她还你钱的时候,你怎么不问?”赵小波绯红一张脸,替自己辩解道:“她也只是微信转款,哪里有见面的?我那样说,不过是想气气逸薇,那阵子她老爱在我跟前夸一个叫瘗花秀士的小年轻……”。
  原来他并非撒谎,粒儿真还了他的钱。只不过,此粒儿非彼粒儿。经验告诉我们,再老实的男人也会撒谎。正因为这些所谓的经验,让我们的侦破绕了这么一个大圈。我说:“早在你收到欠款前,粒儿就已经失踪了。我们查过,那笔款子,并不是来自粒儿的银行帐户”。赵小波问,那么粒儿呢?她现在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但愿真的有个火星能让她回去。赵小波听完,泣不成声。我想,赵小波心里一定是愧疚的,以他跟她的交情,粒儿不可能什么也没跟他提过。看来,他还是撒谎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作为一名老公安,以我侦破失踪案件的经验,我对于欧阳侦探社的做法以及因为媒体曝光粒儿失踪而引起的舆情沸腾,提出三点质疑:1、不要因为是美女失踪,是女研究生失踪,就特别关注,大肆猜测,大肆渲染,也许人家不过是上厕所去了,因为排队多等了一会儿,人们呐,你们要检点自己;2,不要无限扩大怀疑对象,似乎这世界都是坏人,即便是凶杀案,也要要重点排查,比如妻子被杀,先怀疑丈夫;老子被杀,先怀疑儿子;至于粒儿失踪,不要怀疑赵小波和他老婆,那是一对儿好人,我拿欧阳梦儿的人头担保。3,欧阳梦儿小说写得好,神笔也,但是到了侦探社就不是好员工,侦探社要因为她而倒灶。4,最让我想不通的是,粒儿失踪,你找她干吗呀?过几天回来了问她这几天都干啥了不就好了?我的娘呀,人都疯了!此文加精,不是鼓励,而是为了放在显眼处,大家拍砖,往死里拍!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3
  • 一声叹息

    哈哈,文章有趣,西井点评更有趣,笑点爆棚。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一声叹息 叹息呀,你就不能把语言顺序颠倒一下么?坚决要求把西部后面的“更”去掉,使其戒骄戒燥。
      2019-06-07 回复
  • 粒儿

    粒儿躲到哪里去了??看来还得整一串出来,才能找到粒儿啊
    2019-06-06 回复
  • 落叶半床

    脑洞大开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落叶半床 两个落叶,你只好半床了。半床你好。
      2019-06-06 回复
  • 简竹

    悬疑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简竹 回答正确。寻找粒儿,寻找正善美。
      2019-06-06 回复
  • 喻芷楚

    送朵小花
    2019-06-06 回复
  • 赵小波

    哈哈哈,老夫我笑岔气了!
    2019-06-06 回复
    • 吟湄

      @赵小波 你 是看到我的职务岔的气吧?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赵小波 唉,我可笑不出来。刚被城管收了三部车。纠枉过正,我气愤地对他们说。完全以收车为目地了嘛。我又没占道。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吟湄 不管职务如何,官职最大是第一要紧。唉,早知道我封自己一个城管当当。
      2019-06-06 回复
    • 赵小波

      @欧阳梦儿 好嘛,这里藏着一个土豪,那么多车。
      2019-06-06 回复
    • 赵小波

      @吟湄 你的职务,我没看见,我真没看见!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赵小波 我的车,是诸葛孔名发明的。
      2019-06-06 回复
  • 花落无声

    梦儿脑洞大开,可真会编故事,大有不搅浑这湾水不散的架势!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花落无声 花姐好!等了半天,终于等来个愿意来这里说话的。恩人哪,请受我一拜……
      2019-06-06 回复
  • 西部井水

    欧阳,这么一点事情,你准备写长篇呀?累死我!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西部井水 唉呀,按语这么长,表扬的只找到一句。还好,俺不是那贪心的银。井水辛苦!
      2019-06-06 回复
    • 欧阳梦儿

      @西部井水 我也来自火星,粒儿与我有心灵感应。再说万一火星真要撞地球,我可以找到她询问一下具体事项。况且她每晚梦中向我求救,我还睡不睡呀?
      2019-06-06 回复
    • 一声叹息

      @欧阳梦儿 哈哈
      2019-06-0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