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同题合奏】落花妹妹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6-30   点击:
  落花趴在窗户上翘望。时间是冬天,马路上灰蒙蒙的,雾霾一片。绿树不想绿,枯树却一直枯得很厉害,要死不死的样子。行人络绎不绝,都把自己裹在厚厚的棉衣里,只有吐痰的时候,才伸出长长的白色的脖颈。但是,落花还是心里热乎乎的,她期盼的名人一定会从这路上走过。他没有病,他不骗人,他货真价实,他帅气,不像自己的哥哥那样为了图吉利总穿一身红,像个母夜叉;他不随地吐痰,他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鱼鳞和甲虫,他过来的时候,就是春天了,鸟语花香,自己又要跳到枝头开放一次。
  落花不姓落,和她的哥哥是一个姓。哥哥的姓,可不是一般姓氏。记得他说过,清末民初的那个军阀皇帝是他的本家。后来,大约因为这位皇帝是距今屈指可数的近代人,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到底是自己爷爷的兄弟呢还是祖爷爷的兄弟?把他排到自家祠堂里,恐怕要被村里人笑话。于是,哥哥只好放弃这一说法,改成这样的:自己的曾祖父曾经进京给这位皇帝大人诊过病!好啊,还是哥哥机灵,既和大坏蛋撇清了血缘关系,又沾了大坏蛋的光,一点儿不浪费!祖上给皇帝龙体诊恙,那是高手,医术不一般啊,于是,哥哥抬高了自己的出身!可是,这位皇帝美梦只做了83天,不久就因尿毒症死了,诏陕西一个山里的土大夫去瞧病,怕是赶不上救驾。因为那时西安到北京的这段高铁还没竣工,是用一挂马车暂时代替着!
  落花其实并不在乎这个,因为没有多少文化,甚至不知道本家这皇帝是男是女,是真是假,但她知道哥哥是自己的亲哥哥。落花是姊妹中最小的一个,长相有点阴差阳错。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的母亲年轻时水灵秀气,柳叶弯眉樱桃口,十足的美女。但是,落花却随了她父亲的强势基因,长得浓眉大眼大鼻子四方脸。当姑娘的时候,还是好看的,因为荷尔蒙,所以十八无丑女嘛。但是,后来,越来越不好看了。不好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至今已是五十多岁的人,还单身。人哪,不仅仅需要五谷的滋养,还需要爱情的滋润。常被爱情滋润的女人,就水色灵秀,非常好看;那些和爱情没有关系或者被爱情折磨的女人,就萎靡不振,就很难看,也老得早。
  说起落花的爱情和婚姻,包括哥哥在内的家人和亲戚,还有周围的邻居、朋友和熟人,都尽了力,尽了心,对象介绍了无数个,但是就是不成,到底什么原因呢?这还得从头说起。落花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姐姐们都是农民,都出嫁了,哥哥在外面工作。哥哥是给一家长脸的人,落花也以哥哥为荣。村里也有在外工作的,回来的时候,至多是有一双三接头皮鞋。而哥哥呢?工作时间不长,回来时屁股底下压的是小卧车,都说是进口的,叫丧他妈。那时候,样子不像现在的车,完全是根据中国恶劣的道路设计的,底盘非常高,高过现在的越野车,感觉就像一个穿红衣服的悍妇把裤子挽到大腿根去强拉汉子。
  老家的乡亲们,山根上住着,哪里见过小卧车?所以,哥哥回家一次,老乡们就开一次眼荤,普及一回现代交通知识。更重要的是,哥哥让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坐在车里,满村兜风,看热闹的一街两行,都说落花的哥哥有出息,把事弄大了。农村人本分,知道这是人家祖坟的脉气好,可望不可即,也就不是那么羡慕了,看得久了,还看出毛病来:你说那个呲溜呲溜的叫丧他妈的东西,里面地方那么小,门子关得那么严实,你要是放个臭屁,怕是三天都出不去,不把你爸你妈你妹给熏死了?不好不好,儿孙八代都不要开那丧他妈,坐拖拉机也不要坐那丧他妈。也有邻居的不屑子孙,看得眼红,自谋出路,自学成才。落花的哥哥开车回来的第二年,他也开了一辆一模一样的连颜色都一样的丧他妈回来了,比落花的哥哥更神气,也拉着自己的父母游街。
  哥哥看了不服气了,说你他妈一个农民,凭什么也开小车?后来,公安也不服气了,警车哇哇地叫唤着进了村,没过年就来把这娃抓走了,车也开走了。后来法院也不服气了,过完春节不久,就把娃五花大绑枪毙了。他妈哭得跟啥一样,满街道骂落花的哥哥,说这个王八蛋挨驴球的,开个烂怂丧他妈勾引我娃犯罪,把我娃害死了。这妇女骂完了就跳了井。而老乡们都说,还是落花哥哥的丧他妈来路正,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被警察抓过,更没有被法院枪毙过,恐怕这车真的是没偷没抢没杀人,靠自己的本事弄来的,好,就是好!
  落花不仅引以为荣,而且要从内心感激,因为哥哥,她成功实现了农村户口转城市,轻而易举圆了鲤鱼跃龙门的梦想。哥哥当年是市上的有突出贡献专家,按照规定可以带家,就是说可以把未婚的直系亲属户口转为城市户口。但是,落花不符合转户口的条件,但哥哥不是一般人啊,是市领导的编外保健医生,他的突出贡献专家也是领导一句话给办的,转户口算个什么屁事啊。于是,哥哥的父母和落花三个人的户口都转了城市。
  对于从农村到城市,父母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因为转了户口,依然住在老家的土屋里,还是农民。而落花高兴坏了,不仅转了户口,还被哥哥安排进城当了工人。这是市造纸厂,一个大企业,大概有几千人,只造写字的纸,不造上坟的纸,不造擦屁股的纸。落花进厂的第一天,厂长书记头发梳得油光油光地在大会上讲话,还有美女端茶倒水,屁股一扭一扭的,下面掌声哗哗的,震撼极了,落花也自豪极了。落花被安排到厂医务室当了收费员。落花在农村有个对象,已经订婚,快结婚了,可是现在她当了工人,这门婚事就门不当户不对了,只好退婚。不过,落花对这门亲事还是有点不舍,那小伙人也厚道,长得也好,可是禁不住哥哥的批评:难道你还要嫁到农村去吗?农民还每当够吗?
  刚到城里的落花,来说媒的人快把门槛踢断了,到底见了多少男青年,已经记不清了。这些男青年,有的是工人,有的是教师,有的是军人,有的是售货员,还有一个是站在十字路口挡车的交警,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没谈成。不成原因,当然一般都是一方看不上另一方,或者彼此都看不上对方。还有一些情况是,双方都愿意,而哥哥不愿意。哥哥觉得自己把落花的户口弄到城里,自己当然有着监护人的职责,婚姻他也有发言权。于是,谈着谈着,落花年龄大了;谈着谈着,其他人都失去了耐心,没有人再给落花介绍对象了。其实,落花也烦了,也觉得没有意思了。虽然不谈了,也有过几次小高潮,年龄快到40和50整的时候,又旧事重提。过了50岁,落花还有淡淡的一些意思,而哥哥直截了当地说,都50的人了,还结婚干什么?于是往后再也没有戏了。
  落花单身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而她的饭碗却发生了变故。好好的工厂,说倒闭就倒闭了,工人失业,叫做下岗。造纸厂的倒闭,还不是因为污染。虽然造纸厂让全市人民每天都闻到臭矾的味道,但是还是坚如磐石。七八年以后,南方的私人小厂蓬勃兴起。它们以品种丰富、价格低廉取胜,国营大企业遇到了空前的挑战,死的死,卖的卖,肥了白菜价卖企业的贪官,油头油脑的厂长书记有了别的安排,只是可怜了工人。虽然下岗了,似乎对落花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因为她只有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工厂倒闭后,在一个城中村租了一间房子,每月租金三百元左右。每天自己做饭。买菜有个诀窍,到快收摊的时候再去收拾残局,价钱便宜,运气好还能捡到摊主扔了的那些发蔫的蔬菜。这个时候的落花,已经是四十多奔五十的人了,已经没有什么想法。没有工资,好在银行还有点存钱,只好吃老本。有时候想去打工挣钱,但是她已经只能想想而已,已经不知道在哪里找工作,找什么样的工作。她已经是一个被生活抛弃的人,于是,就什么也没做,每天跟着时间混日子。
  人世间,姐妹情深。两个在农村的姐姐经常打电话来,让落花回家住一段时间。两个姐姐如今都是儿孙满堂,有花园一般的院子,三层楼房,日子红红火火,一个在旅游景区做饮食生意,会讲几句英语,比如狗逮猫呢,好肚油肚;一个种果树,樱桃销往全国各地。落花一开始也是很喜欢回老家的,老家不仅亲人亲,一草一木都亲切。虽然姐姐们总是不让她干什么,她哪里闲得,帮着姐姐干点力所能及的活,也很充实,有意思。她问姐姐,能不能把自己的户口转到农村?姐姐说,如今当农民不容易了,你当年农转非一分钱不花,现在转农村得给村长50万,否则没门。落花听了,感觉像是一个找不着家的人!
  最怕的还是总有村上人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几个娃?娃多大了?娃结婚了吗?怕都抱上孙子了吧?这些跨世纪的问题,总是把落花问得面红耳赤,像三月的樱桃。最要命的是,有一天碰上一个男人,年纪似乎比她小五六岁,很健谈,于是落花也被带动起来,说一些话儿。那人说自己儿子在国外,女儿在北京工作,家里只有两口子,女儿让她到北京,去了很不习惯,住几天就逃跑了,还是咱们这农村好,舍不得。说到最后,说到名字,这个男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当年的未婚夫。他其实比她大三岁的,如今还显得那么年轻。好在对方没有认出她来,原因是她变化太大了。话还没说完,她就急匆匆地逃走了,再也不愿意回老家。
  哥哥这个时候正是人生的黄金时代,很多时候在北京,偶尔回陕西,也只是向陕西人民炫耀他在北京的成就,见人就拿出他和某某某首长的合影让大家看。他甚至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有这样的一个不争气的妹妹,更不想见这个妹妹,怕她给自己带来霉运,带来晦气,甚至似乎忘了有这样一个妹妹。落花过了五十,生活还是老样子,每到交房租的时候,就心痛。房东告诉她,女的到了50岁就可以退休了,退休就可以领工资了。落花笑了,笑得流出了眼泪,说上班的时候都发不出工资,难道退休就能领工资?天下还有这好事?莫非这太阳要从西边出来,再说工厂都没了,找哪个去领呢?房东说,就看你出血不出血,出血事就能办成。落花觉得自己老了,一贫如洗,不要说出别的什么血,月经都没有了,也就没再奢望。又过了几年,哥哥想起了这事,亲自找了市上的领导,一个条子一路绿灯,给落花办了两件好事:一是办了退休,一月可以领近一千元退休金,二是给落花申请了一套廉租房,每月租金二百七十元。虽然和城中村的租房价差不多,但落花从此有了自己的家!
  谁知好事中有坏事,落花自从有了退休金和廉租房,包袱更重了,厄运也开始了。落花搬入新家不久,红色的爆竹碎屑还未打扫干净,哥哥把自己的行李和床铺也搬来进来。落花很是吃惊。如果说这个房子足够大,有100平方米,几室几厅,地方宽展,兄妹二人住在一起,未尝不可,都老了,谁也不说啥。但是,这房子太小了,哪个缺德鬼设计的,建筑面积40多平米,套内面积30来平米,十足的歧视穷人。没有几室几厅,只有一个敞开的空间,说它是厅也可以,说它是室也能行。好在厨房和卫生间是用墙隔起来的单独空间,虽然很小。在这个房子里,落花一张床,哥哥一张床,兄妹二人就像回到了童年,低调的生活开始了。
  哥哥为什么来挤落花已经可怜的生活?哥哥的说法是自己常年生病,需要亲人伺候。哥哥说的还倒是真的,也是有道理的。当年父母生了哥哥,觉得一个男孩,需要个帮手,于是想再生一个,结果弟弟没来,妹妹闯了进来。看来,落花照顾哥哥的责任,是天定的。哥哥这段时间一切都差强人意,每隔三个月卧床不起,每隔三个月活蹦乱跳,每年一半时间是病人,一半时间是狂人。没病的这个三个月,就进京,糊弄京官,干自己的大事;有病的时间,一点儿也动弹不得,全靠妹妹伺候,做饭洗衣买药。最要命的是,他还没有钱,或者故意不出钱,一切开支都是妹妹掏腰包。
  落花老实厚道,一开始觉得自家哥哥,不分你我。但是,时间长了,就承受不了。哥哥别看潦倒,骆驼倒了架子不小,每顿饭不能凑活,四菜一汤。落花偶尔也对天长叹,老天,你不公平,我已经可怜成这样,为什么还要伺候养活我哥!她也对着哥哥发泄不满,说你什么也没有,只有病!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只知道顺从和偶尔抱怨,从不知道造反!需要地下党,需要土改工作队进行宣传教育,让落花赶快觉悟起来,拿起大刀长矛造反,把哥哥这个垃圾扫地出门,自己彻底翻身,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正像大家劝说的那样,痛苦从什么时候开始都太早,而幸福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50多岁,人生还有十年二十年的美好时光。这样的地下党人,真的还不少,但都是失败了,最后都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结束。
  而落花的执迷不悟主要是和哥哥的反动宣传有关。哥哥这个人,两片薄薄的嘴唇,是卦书上说的能说会道的面相,擅长的就是嘴上功夫,把死的能说活了,把省部级官员都哄得跟在自己屁股后面闻臭屁,还说好香啊,所以哪里在乎一个没见过世面甚至连男人都没碰过的女人。妹子,你别怕,只要哥不死,不欠你的钱!哥哥经常这样安慰落花。落花觉得哥哥的承诺表明自己的付出要得到回报,是十拿九稳的事。也许落花是从来不推敲的,她没有注意到这句话的前提是如果哥不死!换句话说,哥死了,你的钱也就打水漂了。哥哥也会说到死亡。妹子,哥快不行了!哥死后,你把哥写的书拿回咱老家!拿回老家做啥?又不是金子,埋在院子里!落花没好气地说。你不知道,哥这书,比金子值钱呢,有多少人一辈子有过金子,但没过像哥这样的一本发行全世界的书啊!说到这里,落花觉得哥哥确实是与众不同的人,不是常人能比的,自己受苦受难,有这样一个哥哥也值了。
  让落花觉得无尚光荣和无比幸运的是,自己要亲自给一个全世界著名的人献花!过几天,有个名人要来,由你来献花!当落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开始很有些抵制,说名人算什么,就算刘德华,对我来说也不值一束鲜花的钱!可是,哪里招架得住哥哥的一张嘴。这个名人,可是大大名人,名字叫靳某某,是北京的书画家,写过一本书,叫做《靳某某现象》,自称中国某某文化的创始人。他的一幅字价值一千万,可是他从来都不卖。八十年代,有人请他出任文化部部长,他说,你说啥?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干这没有文化的事情?不干!他说自己最大的理想和梦想,就是当一名老百姓啊!听了这里,落花有些入戏了,问道,他后来当上老百姓了没有?哥哥说,当然当上了啊!凭他的天赋、成就和执着的努力,那是一定的。哈哈,他真了不起啊!落花高兴得跳了起来。她从来有过这样激动,像个黄花大闺女,更像个傻乎乎的中学女生。天上掉下来的这个名人,落在她心中的那潭死水里,激起了不小的涟漪。于是,落花变了,从以前的冷漠和对任何事漠从不关心,变得有些期盼,天天隔着窗户看外面的马路,像个怀春的少女。如果名人真的从这条路上到来,说明自己窗前的路真的通北京呢!不过,此时她对这条路半死不活的路还是半信半疑,除非真的看见名人走过。
  名人长什么模样?半夜三点,落花还没有睡,忍不住问哥哥。自从哥哥住在自己屋里四年以来,落花患上了像哥哥一样的失眠症。不要问了,他高个子,很帅的,我相信你一见面就会喜欢他的。我喜欢他干啥,我只是随便问问。落花嘴里没说心里话,她更是毫无睡意了。哥哥说,你就等着吧,等着给名人献花,献了花你也就出名了,说不定要上某某报的头条呢,说不定名人还要带你进北京城呢。落花不知道这挨球报是干啥的,只知道哥哥总是上头条,上一次就高兴一次,然后就接着大病一场。她此时只知道自己心里被名人塞得满满的,都是喜欢。若果能够跟着名人上北京,那就更喜欢了。虽然哥哥总是以北京为家,每次回来都要炫耀一番,可自己从来都没出过陕西,不知道北京归四川管还是河南管,更不知道天安门朝东还是朝西。
  终于有一天,哥哥确定地说,名人明天就到了。落花觉得自己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她还是不愿意太早去买鲜花,到时候会蔫儿的,对不起名人,也对不起自己的一颗期待的心。第二天一大早,落花去集市上买鲜花,买瓜子儿茶叶什么的。但是,让没有想到的是,一捧鲜花贵得出奇,相当于她半月的房租!不是她舍不得,关键是自己身上的钱也不够。当她折回来再取钱的时候,哥哥说名人马上就到了,买也来不及了。落花急了,说这可咋办呢?哥哥冷静地说,你在楼下把冬青树的枝条剪几个,用红绳扎起来,跟鲜花一个作用。
  当落花把象征着鲜花的冬青树献给名人名人的时候,他诧异地诧异地问,这是橄榄枝吗?我们要结城下之盟啊。哥哥笑着说,这是冬青枝,象征友谊长青,这是我们民族的习俗!名人说,哦,不错,你们是哪个民族?哥哥说,我们是汉……汉民族。名人似乎很高兴地说,好啊,欢迎汗汗民族加入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庭!五十七个民族,五十七朵花!
  哥哥成功地把名人接到家里,开始给名人治病。这个名人是慕名哥哥的土著疗法来的,他患上癌症,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心态来的,给落花哥哥的治疗费用是7万,先给一半儿,若有效再付另一半。落花是不知道内幕的,挣钱的事,重要的事,哥哥必须瞒着她,这是古训,正如阿丘所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落花只知道见了名人就开心。但是,落花见过这个名人之后,不要说开心,心情简直是糟透了,恶心得直想吐,对这个世界沉底失望了。这么是什么名人啊?那么大年纪了,大概有90岁了吧!哥哥说,你胡说,他只有89岁!落花又生气地说,还是个秃头,说话一点儿听不懂,哪里像名人,肯定是假的,骗人的!哥哥生气了,说名人都秃头,名人说话从来都听不懂,你哥从来都是骗人的,难道你不知道?你真傻!落花听了,伤心了,哭得特别厉害,像厨房关不住的水龙头。
  名人在落花家里呆了三天,回北京不久就死了,不知道是治死的还是病死的。但落花的心从此彻底死了,对啥也不感兴趣了,再也不会趴在窗户上翘望等待,虽然我们说话间又是一个春天!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精华: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U6们的PK 下一篇: 《 漫步在祖籍之地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风水轮流转,几十年间,城市和农村之间的相互影响和转化,从农村到城市,从城市到农村,到底哪里更好呢。落花的跌宕命运和哥哥的风生水起起起落落捆绑在一起,正好见证了几十年间国家发展及其政策给城市和农村带来的种种变化。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2
  • 简竹

    井水老师辛苦啊  要审那么多还写这么好,佩服
    1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简竹 谢谢简竹老乡,写同题有气氛,所以就有动力
      1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苑长江

    西部井水老师,小说、散文、诗歌都写得那么好。赞!
    14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吟湄

    当一切梦想不落在实处时,悲剧便会发生。
    17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东方玉洁

    井水老师写得还是小说的意味浓。冬青作花这说法好,长青。
    18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红卫兵

    西部井水老师,我怎么找不到投稿的窗口呢?
    18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红卫兵 登陆之后,在右上角点你的名字
      18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红卫兵 登陆之后,在右上角点你的名字
      18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西部井水 然后就可以看见左边的短篇投稿
      18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红卫兵

    西部井水老师,我怎么找不到投稿的窗口呢?
    18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红卫兵 登陆之后,在右上角点你的名字
      18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花落无声

    井水老师这文写得厚实,以落花的命运影射出社会几十年间的变革给人们带来的影响。社会在变,总有些人的命运会因此改变,世事沧桑,总有些人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走向。时也?命也?运也?
    20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花落无声 谢谢花落无声精彩留言!
      19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渭雨轻尘

    好好的一朵鲜花,硬是把一生过成了落花。井水写得好。
    20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一尘

    落花幻梦坠春潮,悲喜胞兄逐逝涛。
    有泪征尘休未嗔,家山寂寥暮云飘。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落叶半床

    全凭一张嘴的落花哥哥,就是坑了落花了。她盼望的春天没来,因为那个春天根本就子虚乌有嘛。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落叶半床 谢谢叶子,辛苦了!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落叶半床

      @西部井水 井水老师写得很有深度,只是我编按写不好。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