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合奏]绾青丝

同题合奏 作者:粒儿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6-30   点击:
  1、
  又是一晚未归!
  贾吟湄牙关紧咬,手中的桃木梳子无意识地在梳妆台上划动。
  “啪”的一声,桃木梳子的齿断了一颗。
  湄湄,给,这个很适合你。黄泊君说。
  是一把褐色桃木梳子,手柄处上翘如凤尾,齿体圆润,许是细腻吧,竟有几分温润渗入贾吟湄的指腹。
  真是一把好梳子。贾吟湄心底泛起几丝欢喜,脸上一派若无其事,很随意地将垂落肩上的几绺青丝绕在桃木梳上,绾向发髻。
  这一绾,整七年。
  吟湄,你是喜欢这把梳子的。苏落花拔了拔贾吟湄发髻上的桃木梳子。
  我喜欢这把梳子吗?贾吟湄喃喃细语。
  绝对喜欢,你只是矫情,不肯说。我说你个死女子,对黄傻帽表达一下欢喜会死啊!苏落花翘起兰花指戳了下贾吟湄的额头。
  苏落花是贾吟湄的闺蜜,从总角之年开始,到如今徐娘半老。
  贾吟湄确实从没对黄泊君表示过一丁点儿欢喜,从领证到结婚整七年,无论是黄泊君这个人、还是黄泊君送的任何礼物,她贾吟湄都没有过。
  给他安顶傻帽真没错,天底下第一傻帽非他黄泊君莫属。要不是傻帽,哪有结婚七年了连个孩子都不要。苏落花有点愤愤不平。
  2、
  谁说我不要孩子啊!
  黄泊君在心底里狂喊。
  黄泊君做梦都想要一个既像他又像吟湄的孩子,早在领证前一晚,黄泊君连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无论男孩还是女孩的名字。
  只是,黄泊君在等,等哪一天他的湄湄亲口说,好吧,黄泊君,我们要个孩子吧。
  亦如七年前,贾吟湄说,好吧,黄泊君,我们结婚吧。
  苏落花笑得花枝乱颤,哈哈,黄泊君,你不是不清楚吟湄的个性,你不是不晓得吟湄的那颗心!
  黄泊君当然清楚,清楚贾吟湄堪比金刚石的个性。也晓得,晓得贾吟湄的心里一直装着关山塞外,装着大漠孤烟。
  金刚石能怎么样,装着大漠孤烟又能怎么样,他黄泊君不照样等来了贾吟湄亲口应允的婚姻,尽管当时贾吟湄的表情有些悲壮。不过,黄泊君相信在缓缓时光的消磨下,一定能让贾吟湄的个性化刚为棉,能把贾吟湄心里的关山塞外、大漠孤烟统统的荡涤得干干净净,从此只剩下他俩的烟火人间。
  苏落花嘴角下拉“呸”了声说,还等时光缓缓消磨呢,怕是要消磨死你去。黄泊君,你这么傻,我真有点担心你的学生?
  学生嘛,哈,我教得蛮好的啊。我的学生都很喜欢我上课,就连那个初二三班出了名、爱在课堂上睡觉的帅小坏,只要是我的数学课,她坐的比谁都端正啊。黄泊君推推架在鼻梁的眼镜,一脸认真地解释。
  苏落花忍不住踹了黄泊君一脚,吼道,黄泊君,消磨,消磨,消磨你个鬼哦!你把你四只眼睛擦亮点,把你个面粉和水的脑壳多晃晃,仔细看看时光是对谁消磨!
  3、
  是啊,你得看时光是对谁消磨?!
  苏落花在心里狂喊,近乎绝望。
  以苏落花对贾吟湄的了解,即便是消磨到彼此白发满额,皱纹横生,怕也难等到贾吟湄亲口要孩子的事,因为她的心还在关山塞外,甚至只要关山塞外有一丁点消息,她贾吟湄定会不管不顾的飞往,比飞离鸟笼的鸟儿还要干脆、快速。
  每想到贾吟湄会飞走,黄泊君会被抛下的场景时,苏落花的心会蓦地一疼,与七年前听到他俩成婚消息时的疼是一样的。
  那天,黄泊君冲进她办公室大叫,花花,快祝福我吧,我要和湄湄结婚啦。
  正捧着玻璃杯喝水的苏落花,随着黄泊君的声音,杯子连同她的心极速坠落,“啪”的一声,碎了一地,来不及去理会那疼,似没听清楚地反问,你,你和谁结婚呀?
  湄湄啊,你的铁杆闺蜜湄湄啊!看你毛手毛脚,没碎到你脚上吧。快,快坐一边去,我来扫渣子……
  黄泊君兴奋的叨叨,并赶紧拿来扫把。
  苏落花一把夺过扫把,大吼,不要你扫!
  怎么啦?花花。我和湄湄结婚的事儿把你喜迷糊了吗?黄泊君笑着伸手去拍苏落花的头顶。
  黄泊君是喜欢拍苏落花的头顶的,自大一新生入学第一天起,到如今同在岳阳小城教书,整十二年。
  苏落花侧开身子,黄泊君伸着的手第一次落空了。黄泊君不以为意的缩回,扶扶眼镜说,到时你要打扮得美美的做湄湄……
  去,去,去找你湄湄去,我等下还有课要上。苏落花截断黄泊君的话,将他轰出办公室,随之锁上门。
  谁也不知道,那天下午苏落花把自己锁在办公室一下午。有史以来,身为初一十班语文老师的苏落花那天下午旷课了。
  接着,看贾吟湄穿上雪白婚纱,看黄泊君双眼笑成月牙,在婚礼上一脸虔诚发誓,从此,唯死亡才可拆开黄泊君与贾吟湄!
  七年了,眼见栀子花的清香再次氤氲整个小城,苏落花的心里突然有了份想离开岳阳的打算。
  这时,贾吟湄的电话来了,花儿,黄泊君要和我离婚!
  4、
  黄泊君要离婚!
  连续四天三晚未归的黄泊君,进门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湄湄,我们离婚吧!
  贾吟湄正在为桃木梳那颗断齿懊恼不已,离婚二字让贾吟湄不由自主的攥紧桃木梳,又是“啪”的一声,桃木梳又落下一颗断齿。
  贾吟湄本想问为什么?本想问黄泊君这几天到底去哪里了?可从她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好吧。
  黄泊君习惯性的推推眼镜说,房子、车子、家中所有一切都归你,我净身出户!
  贾吟湄望了眼黄泊君,心里在奇怪几天不见他头发不但稀疏了不少还瘦了很多的同时,又想,看来他是早就想离婚了,既然如此,那就遂他心愿离吧。
  没有孩子,更没有财产的争端,黄泊君与贾吟湄的离婚手续快速而又简单,等苏落花赶到离婚登记大门口时,两人已各捏一本离婚证走了出来。
  5、
  为什么要离婚?苏落花又急又气的扑向黄泊君。
  来不及避让的黄泊君身子一晃,头部狠狠地撞在傍边玻璃门上,发出一声闷响。
  贾吟湄忙一把揽住黄泊君,冲苏落花吼,你在干什么呢?
  又对正揉着头部的黄泊君说,走,快去医院看看。
  没有半分犹疑,黄泊君被贾吟湄与苏落花架进了附近的肿瘤医院。
  三个人刚进医院大门,迎面而来的一个护士冲他们说,黄老师,您终于肯让家人陪您啦,是得家人陪着,到后面会更……
  黄泊君忙制止护士,我知道,我知道,杨护士你去忙你的吧。
  贾吟湄迅速松开扶在黄泊君胳膊弯下的手,走到杨护士面前指着黄泊君问,杨护士,请问是怎么回事?
  黄老师化疗啊!您难道还不知道吗?杨护士有点不敢相信地吐吐舌头。
  苏落花也来到杨护士面前。
  你们别问她,我来告诉你们。杨护士,你忙去吧。黄泊君说着想推开杨护士。
  贾吟湄却一把拉住杨护士说,走,请带我去见见你们的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说出的肝癌晚期四个字,犹一盆冰水兜头盖脸泼向了贾吟湄与苏落花身上,贾吟湄双腿一软,抓住桌沿,用近乎细微到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说,黄泊君,这就是你要离婚的原因!
  6、
  半月之后,黄泊君走了。
  黄泊君走后的第七天,按习俗是死者魂魄回家看最后一眼的日子,死者家属需备丰盛饭菜与香烛,待死者魂魄来享用后,再了无牵挂地投胎转下世为人。
  是夜,贾吟湄将饭菜端上桌,又启开一瓶红酒后,才拔通苏落花的电话,花儿,来我家再陪他最后一程吧。
  7、
  半明半暗的灯光下,微醺的苏落花指着贾吟湄将本来想说“贾吟湄,我恨你”的话,转为“湄湄,你一定要快乐幸福的活着,这是傻帽的心愿!”
  在知道黄泊君肝癌晚期那刻,苏落花有要煽贾吟湄耳光的冲动,甚至有想杀了她的想法。
  被黄泊君拉住。
  黄泊君说,这是命,命该如此,与湄湄无关。好妹妹,答应我,你们永远是最好的闺蜜!
  黄泊君说,他之所以要与贾吟湄离婚,是怕哪天关山塞外的那个人来了,怕那人嫌弃贾吟湄背个亡夫的名。更怕自己走后,自己的家人来争夺财产。所以,他必须赶在他清醒的时候,将他的湄湄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安置好。
  黄泊君还说,人的感情就像随风而飞的蒲公英种子,风停了,最后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开出绚丽的花朵。
  黄泊君那颗随风而飞的蒲公英种子,刚巧在遇上贾吟湄时,风停了,黄泊君的蒲公英种子便在贾吟湄这里扎下了根。
  一如当年作为新生来南大的苏落花从火车上下来,第一眼瞧见迎接新生的黄泊君一样,属于她的那颗蒲公英种在黄泊君推推眼镜那一瞬间,就不想再飞舞了。
  尤其在黄泊君拍拍她头顶说,别紧张,有我呢。
  苏落花已在心里发誓,让这颗种子在黄泊君身上扎根开花!
  要是不让他认识贾吟湄多好哦!苏落花后来无数次懊恼的想。
  苏落花真的很后悔,后悔大三那学期,贾吟湄从湖大来南大看她,她献宝般隆重推出了黄泊君。
  人,要有一双洞悉未来的眼睛多好!苏落花将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8、
  对,若有一双洞悉未来的眼晴多好!
  吟湄叹了口气,双唇稍稍碰了碰酒杯边缘。
  那样的话,她贾吟湄一定会惊喜地接过桃木梳的,一定会对黄泊君做的每一道菜加以赞赏的,一定冲对冒雨前来接她的黄泊君绽放欢喜的……
  而不是让这份情感,在心底暗自翻转,暗自波涛汹涌。而且,她应该还要告诉他,大漠孤烟也好,关山塞外也罢,她早已在绾起那绺青丝时,打包永久地封存了。
  如果说当初选择黄泊君结婚,只是一个借口与躲藏的话,那么爱上黄泊君应该是从那把桃木梳开始,是从他的那句“湄湄,你把桃木梳子绾在你头发上真好看”开始的吧。
  从知道黄泊君的病情起,到黄泊君走后这七天,贾吟湄剖析着自己,如同一个手术精湛的外科医生,将这颗心陶出来,毫无保留地摆在黑夜这个手术台上,冷静而又清晰地解剖着。
  只是,她没有对黄泊君表露而矣。因为,她以为在缓缓时光的消磨下,黄泊君自会知道的。
  想到这里,贾吟湄下意识摸了摸腹部,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涌上,贾吟湄慌忙捂住嘴,奔向卫生间。
  你怎么了?湄湄,胃不舒服吗?感冒了吗……
  苏落花搁下酒杯,急切地追了上去。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捕梦师落花 下一篇: 《 【同题合奏】落花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只有三个人物,外加一个未出场的男人大漠孤烟,但彼此关系却错综复杂,交织一起,心态也千变万化,给了小说很大的空间。丈夫七天未归的原因和突然提出离婚的原因,竟然是自己身患绝症,让吃惊的同时,更为人性的善良和人间的美好情感而感叹!本编辑觉得不足的是故事稍欠新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一尘

    桃木梳,青丝绾,黄贾苏子梦蝶缘。
    金刚石,大漠烟,美真善果挂人间。
    压抑,蜕变,向前看
    19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一尘

    桃木梳,青丝绾,黄贾苏子梦蝶缘。
    金刚石,大漠烟,美真善果挂人间。
    压抑,蜕变,向前看
    19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一尘

    桃木梳,青丝绾,黄贾苏子梦蝶缘。
    金刚石,大漠烟,美真善果挂人间。
    压抑,蜕变,向前看
    19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吟湄

    这个同题,晚了。。。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吟湄 不晚,她里面有人物一个叫贾吟湄,一个叫苏落花。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吟湄

      @西部井水 这叫一箭双雕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按说落花同题应该是题目中有“落花”二字,所以标题不够标准。寄北的捕梦者是我给题目中添加了落花二字,而你这篇,还不好加。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感谢支持落花同题!
    21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