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迷思

作者:l老树昏鸦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7-08   点击:

  敲下这段文字时,我正百无聊赖的盯着天花板,由于舍内开着耀眼的白炽灯,因而天花板上也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微光,只是四个边角在这样的对比下开始显得昏暗。这一点谈不上好坏,只是突然让我觉得,孤独原来容易。不过,究竟是闪烁出薄薄微光的那块孤独,还是略显黯淡的边角来得寂寞,我不甚明了,也不想去随意揣测,就当两者同样都正享受着寂寥。
  近来开始把脑海中诸多想法一一否定,是源于一个又一个新的想法诞生,这样说来,我本就不是一个坚定的人,是否会坚定不移的选择这个新鲜出炉的想法,我不得而知,只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再突发状况,别再改变。没由来的会想到在此之前发生的种种突发状况,这些状况,本不打算公之于众,这样说来,难免过于堂皇,其实也不过是在某个时间,某个季节,我再也不能写出一行认可的文字,于是起身拍拍屁股,关掉所有的东西,没有特意整理保存,只是让它放在那,自生自灭。那么,又是什么让我突然不再谈认可,只是随意惘然的,敲下段落,我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应该是这张脸上岁月留下的痕迹,我这样想着,也摸了摸自己的脸。粗糙不言而喻。像极了这三年我平淡而不起波澜的日子。是什么让我觉得粗糙和平淡一样,我问着自己的同时,脑海中开始放映出过往的点点滴滴。
  你有没有过平淡却也还算有趣的日子,我应有过。与鼠的认识,在于荷尔蒙的分泌。每晚七点至凌晨,我都会出现在学校附近的民谣吧里,喝着啤酒听着吧内陈鸿宇的歌声,偶尔兴致起来,也会端着啤酒,拿起话筒宣泄一番。在待了整整一年后,与民谣吧老板也开始熟络起来,他说他叫伟,不过我更喜欢叫他鼠,毕竟的确很像,每当我如此笑着说来时,他只是耸耸肩,帮我把酒倒满,自顾自的拿着毛巾擦杯子。我时常在想他的毛巾擦杯子是否会把杯子弄得更脏?我没有问过鼠,鼠也依旧拿着毛巾和杯子持续着他的动作。往常,鼠总是会把我喝完的啤酒给再次满上,接着忙自己的杯子,但那一天,鼠在给我倒酒之后却拉来了一个女孩。
  她想认识你,鼠这样说着并给女孩倒了一杯酒。
  “没女朋友吧。”
  我看了看鼠,再看了看女孩,摇摇头。
  那天女孩说了什么我已然记不住,甚至于样貌都早已忘记,只记得我吻过她,也在将要带她回去睡觉时,一个壮硕得不像样的男子满脸通红的拿着手机站在她的面前,索要着联系方式。
  我对鼠耸耸肩,饮了口啤酒,看着那个女孩和他的交谈,酒还未咽下,他们交谈完毕,两个人过来,壮硕得不像样的男子说很抱歉不知道有男朋友,我点点头,起身拉着女孩离去。
  那天晚上,她似乎说了很多,只是不知道为何我一句也记不得,只记得第二天清晨醒来时,她裸露的后背很是雪白,就这样盯着看了许久,她悠悠醒来,穿上衣服说一会有课得先走,我点点头,看着她洗漱完毕离开。盯着天花板直到眼神涣散不知多久,我也拿起身旁的外衣离去。
  当晚,鼠问我,在一起了?
  我摇摇头,顺带着喝了杯酒,接着手机响起,那头传来的声音让我诧异,再次看了看手机和显示的号码后,我关掉了手机,与鼠打个招呼,转身离去。
  一个星期或是更久的时间,我没再去过民谣吧,偶尔与鼠碰面,鼠也只是说有空一起去其他酒吧逛逛。我欣然应允。
  一个星期后,我和鼠没去其他酒吧,依旧在他的民谣吧里喝着啤酒听着歌,之所以会去,可能是因为在某天下课后,被女孩拉着讨论了一下午的无意义话题。再然后,我点点头,目送她离去。
  喝了一杯酒后,鼠告诉我,得换手机。我说不用,清楚得不能在清楚,鼠点点头,仍然告诉我,得换手机,我问他为什么,鼠说太旧。太旧,鼠说出这样的话,我并不难以为情,连我自己也觉得太旧。五代的苹果机,随着年月流逝,home键已然失灵,在维修店老板诧异的眼神中维修过数次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挑战着我的神经,我抽搐的眉角可以如实证明这一切。烦不胜烦,索性由它去。只是感到惊讶,惊讶于鼠三番五次的提示。
  的确很旧,我拿出手机仔细端详一番,却是装模作样,随意的将它丢在吧台桌上,端着酒杯嬉笑着。鼠摇摇头,继续擦着杯子。鼠第一次提示我该换手机时,我拿着它骄傲的在空中摇晃了几下,嬉笑着说这是我偷来的,人生第一次,值得纪念。鼠铁定没信,如此荒谬至极的谎言,说出口我就后悔,但就如人生,你做错一件事,就别指望能够将事原原本本的做对,那是两件事。在之后,我告诉鼠一个故事,曾经有两个人青梅竹马,这个手机是那支青梅送的,只是后来青梅离去,他保存完好。这回,鼠信了,鼠端着酒杯碰了一下我的杯子。呐,太单纯,我摇摇头笑着对鼠说,真实的是,最近经济紧张,没有财力去置换。鼠没说话,喝了一口酒后,就开始鼓捣着店内的音乐,放出了陈鸿宇的理想三旬。
  喂,放一首理想三旬吧。
  不行,快要高考了,有规定,他们说太吵。
  我耸耸肩,把杯内剩余的酒喝完,没管鼠的动作,起身离去。出去的时候,天空是纯黑,风大,于是便随风转悠,直到累得不行,便扶墙靠坐在地,摸索着从包内抽出香烟,自得的过活着。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每个人有自己的迷茫、无奈,和阴暗。有些人不喜欢说起,只喜欢光鲜一面给人。有些人说了,并让一些人产生同感,稍带着好像自己也诉说发泄了一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或许年代的不同,真的看不懂那个女孩子。
    13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