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真情廊

【同题合奏】羌笛悠悠大漠情

作者:冰凤凰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7-31   点击:
专栏作家:冰凤凰
 
冰凤凰,海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经济学教授,国家理财规划师高级考评员,国家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师高级考评员。 点击进入冰凤凰个人文集
(这是二十岁那年,与兄长及其朋友去西部之后,写下的一篇心情文字,原作发表在贵州一本文学刊物,曾被收录进中学生阅读丛书、以及吉林大学出版社《最感悟的心灵散文》、中国文联出版社《只影于秋》等文集中;近期墨舞红尘中文网主办《大漠》专题征文http://mwhongchen.com/zhuanti/39/,特贴出此文和之)

  我们一路西去欲探险丝绸故道,行车线路是:西安-平凉-兰州-武威-张掖-嘉峪关-敦煌-哈密-吐鲁番。
  那次旅行,漫漫长路,漫漫征程,就像是一次人生的回放,悠悠的羌笛声仿佛总是萦绕在耳边……
   --题记

  游云片片,疏淡闲散。
  夜色,拉开了深深的幕帘。月光,与云影纠缠在一起。
  春夜,灵动离人间的万端思绪。一曲《怨杨柳》,悠悠的羌笛吹动的不仅仅只是茫茫大漠那边塞的凉风、月色,还吹动了一个江南女子的心事。
  置身于江南烟雨三月草长莺飞的时节,着一袭长丝裙,独倚窗前,静静地聆听着《怨杨柳》,心间领略与那大漠直烟间长长的缠绵;细细地感受着,对大漠直烟那绵绵的思念;禁不住浮想联翩,思绪万千。忍不住在月色下,谱写出一支宁静、温馨与浪漫的心之曲……
  大漠,那蕴藏着浓浓的厚厚的悠长历史,不知曾经洋溢过多少文人墨客的精湛篇!
  此刻,多想置身于广袤的沙海,在夕阳黄昏中,沿着古老传说的指引,追寻着大漠中的意,朝着无尽的天边深入、远去……
  
  虽然自幼生长在江南,却去过很多地方。曾领略过黄河之水的奔腾豪放,也曾亲历了牧马放歌的悠扬。
  一直向往着如如画如风如云如雪如月般飘逸的大漠孤烟的心情,让一曲《怨杨柳》委婉缠绵如月光下如泣如诉的乐曲在耳边回响,在心间盘旋,和着灵魂一起共鸣。
  每当在梦里依稀看见落日、黄沙、风雪、胡杨、羌笛和孤烟,就好像亲眼看到了大漠矫健的身影,柔柔的温情立即似高高荡起的秋千一样在心中激荡,一种思念和向往的情绪便也宛若插上了翅膀,随着幻境在梦里不停地飞翔……
  我,一个江南的女子,虽然深深地挚爱故乡的山清水秀,却更欣赏和向往着西域大漠文明的远古沧桑,他始终是难忘遥远的方向。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读过三毛的游记《撒哈啦沙漠》所引起的潜移默化的作用,或许是受金庸的小说《射雕英雄传》的影响,我,一个无论是外形还是性情都纤柔娇弱的江南女子,多年来竟然无限地向往着那大漠孤烟和悠悠羌笛。心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渴望,想去追寻他的身影。
  于是,梦里寻他,在贺兰山麓,看那昨夜的西风被思念的缠绵剪断;寻他,在塞外北国,任秦时的明月亦被牵挂瘦弯;寻他,在大漠边关,长河的落日被思念浸染;寻他,在时光驿站,可是满怀希望欣悦渴望见到他的心情,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无情的岁月轮回拉长。
  自1887年出版的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的《中国》第一次提出了"丝绸之路",随后,另一个西方学者赫尔曼出版了《中国和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再次加强了这个概念,至斯文*赫定《丝绸之路》出版后,在一段时间内,中国西部神奇的地理条件,以及极具探险考察的人文历史沉积,将这片土地塑造成了一个冒险家的乐园。
  "大漠"、"丝绸之路"和"西域"几个名词也深深地吸引着我,可是由于俗务缠身,想去西域大漠的愿望一直未能够实现。
  
  直到去年的夏天,明哥哥和他的几位西安的朋友再加上我,终于有时间自驾着两部越野车从古城西安出发,前往西域大漠。
  我们一路西去欲探险丝绸故道,行车线路是:西安-平凉-兰州-武威-张掖-嘉峪关-敦煌-哈密-吐鲁番。
  那次旅行,漫漫长路,漫漫征程,就像是一次人生的回放,悠悠的羌笛声仿佛总是萦绕在耳边……
  一路的风景尽收眼底,有厚重的历史文化,有奇异的鸣沙山与月牙泉,有六月的太白积雪,有天山上的圣地雪莲,有黄河畔上的古老水车,有吐鲁番中的甜美葡萄,有达阪城的美丽姑娘,还有摇曳千年的古老驼铃。可是一路的美景中,我最爱欣赏的还是那大漠风景。
  记得当车行进到大漠里一片胡杨林的时候,正是傍晚。
  我央求明哥哥就在沙漠的生命之魂胡杨林旁搭设帐篷歇息,因为,一直以来都认为大漠是需要静下心来才可以去阅读的;特别是当夕阳斜照在地面上,呈现着金黄色,那种大漠苍凉之美,会令自幼生长在南方的我为之震撼。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那一天,仿佛回到了远古。我们的车停在胡杨林里,心和灵魂停在金色的夕阳中,停在了大漠直烟里……
  夕阳在一望无际的沙漠落下,大漠里的沙篙、骆驼刺、芨芨草等都被长风吹展了身姿,婀娜地涌动绿波。遥望远处的孤山,忽明忽暗的星星,黑色越来越浓的夜里,我的思绪和灵魂亦在这孤寂黝黑的大漠中随烟飘起。
  眼前,好像浮现出了一幅幅海市蜃楼般的远古画景:"纤纤折杨柳,持此寄情人。一枝何足贵,怜是故园春。迟景那能久,芳菲不及新。更愁征戍客,客鬓老边尘。"[张九龄《折杨柳》]"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华。"[杜甫《秋兴》]"遥知汉使萧关外,愁见孤城落日边。"[王维《送韦评事》]
  远处的孤山,仿佛燃起了几处烽火;耳畔,也宛若回响起阵阵的鼓角、马蹄与呐喊声,随着肆意的冷风,扬起满天的黄沙,荡起了黑色的烽烟……
  烽火照亮了整个沙漠,战鼓雷动,旌旗飘飘,空气中夹杂着血腥味,四处弥漫着,浓浓的,咸咸的。
  烽火燃完,浓烟散尽,残旗半卷,堆堆寒骨,伴着幽怨的羌笛和那大漠长风,如泣如诉,悲壮苍凉……
   
  月光下的《怨杨柳》被一支羌笛演奏得幽怨缠绵、轻柔细腻、如诗如画,令人于千回百转惆怅忧郁之际,在孤独中幻想,在幻想中朦胧,晃如一帘幽梦,伴一番情深深,烟雨蒙蒙的梦境,醉看胡杨叶落飘舞于天上人间。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是唐代诗人王维写下的千古流传的名句。如今,烽烟虽然不见了,可是烽火台仍在,塞外景色依然迷人……
  于尘世间浮浮沉沉,一路上,有过诸多的欢笑、欣喜、感动或忧伤。目光凝结在淡月的光影里,生命里细细密密的故事,也似那上下翻飞的浮尘,遍布思忆的每一个角落,无法挥散,纤尘般地漂浮着。
  久经了烟尘岁月的浸洇,知道了人间有太多的不舍与无奈,生命的本真状态是飘浮,也明了朝云暮雨的红尘里,秦时的明月早已黯淡;那长安的桃红李白也已凋落;不知有多少幽怨的精魂、金戈铁马和羽扇纶巾早已折戟沉沙,灰飞烟灭。自以为,紫陌红尘中许多的事情都已经看得很淡漠了。
  可是当我们的车经过玉门关时,自己的心情还是最沉重;因为依旧认为人生最感悲壮者,就是在阳关,或是玉门关了。
  玉门关与阳关均在敦煌以西,而丝绸之路的南北分道正缘于此。自汉代确立此道,它不仅是南北两道的分起点,同时也是商旅和货物往来的集散地,所以稍远的阳关和玉门关也成了控扼南北两道的咽喉;还因为东西方文化交汇于此,它们又成为日后佛教的传播与影响的中继站,因此也才顺理成章地有了后来的敦煌莫高窟。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云万里无城廓,雨雪纷纷连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李颀《古从军行》]
  遥想当年战事风起时,诸多的将士远行千山万水,到得如此空旷死寂之处,那悬着的心儿永远也不得安歇,每日受着饥饿疲病以及可能战死的煎熬,无人为伴,更无处可诉,那灵魂深处蚀骨的孤寂!
  如今,玉门关已残破成一堵城墙。睹物追昔,那么多胡汉军兵,那么多生灵涂炭,竟只为了"一将功成",为着穷兵黩武,统治者总是要轻启战事之门。
  而战事之门即是罪恶之门,因此,从南北朝到唐代以至,这两座关城就成了中国人十分熟悉的绝域悲凄与塞外荒凉的母地。
  "西出阳关无故人"、"春风不度玉门关"等字句,每每思之念之,一字一顿,都是一个个令人伤心胆怯的寒颤。
  不知道曾经有多少如岳飞"踏平贺兰山缺"或豪情万丈或苍凉的心事堆积在大漠的荒烟里!三根白骨,两段折戟,任一缕羌笛怨杨柳,纵然将阑干拍遍,白首搔烂,仰天长啸,仍只遗那"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空愁。
  无数个季节更迭,踏遍了西风古道,蓦然回望,情牵梦萦的大漠孤烟呵,依旧在梦里的幻境,在那茫茫边塞的秋水长天中绽放……
  
  大漠,我梦中的大漠,是你,让我忘却了红尘的纷纷扰扰。每次梦到你的身影,都好似流连于心旷神怡的世外桃源,让我在柔指轻舞之际,思绪也跃过万水千山,与你一起默契和感悟着那份高山流水的意境。
  
  大漠,愿你在梦想的每一刻,听到我柔柔的心声,让微风明月的飘然,追随在你紧锁的眉间,让我将凡尘俗事看淡,于蓦然回首间只看到你深情的眼眸,任多少苦痛的往事都随大漠孤烟哀怨呜咽羌笛轻舞的意境飞扬,让一曲轻柔的乐曲与你相随,飘逸欢乐的心情伴你诉说着沧海桑田,一生永远都不变。
  大漠,请让我静静地展读你的颜容,于你的身影之中悄悄的追逐着你的梦,静静地回味着你的笑靥;任思绪随风而舞,渐渐飘入记忆的大海,倾听着静夜的缠绵;就让我皓腕轻挽那春夜的月光,让魂灵永远徘徊留恋于你曾经的碧水青山和如今的落日孤烟里……
  柔指轻舞,静静地倾诉着因思念而涌上心尖的淡淡轻愁与哀怨。大漠,就让你山高水长的情怀,送我一个飘渺缠绵的梦境,送我一个明了飘逸的心情!让那淡淡的月光静静倾泻而下,悄悄地醉在这宁静的夜中;让风儿送爽,赏笛声悠扬,倾听着羌笛心曲和自己今生来世都愿意化身为一棵大漠胡杨的梦幻。
  曾听过埙诡异、孤独、凄怆、缠绵的演奏,或许是因为它是用泥土、火焰烧制而成的吧,埙声内总是含着泥土的幽冥、火焰的寂灭——仿佛灰烬一般在余温犹存地追忆,虽然可以吹出哀怨呜咽的曲调,但终究不能够如羌笛一样可以吹出茫茫大漠那边塞清冷月色、凄凄凉风的音色、音域和情境……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李白《春夜洛城闻笛》]"上马不捉鞭,反折杨柳枝。蹀座吹长笛,愁杀行客儿。"[南北朝民歌乐府《横吹曲辞*折杨柳歌辞》]"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李白《塞下曲》]
  倘若没有了羌笛这一种乐器,那南北朝民歌和唐诗宋词又不知将会逊色几分呢?
  飞翔着青春与绵绵春雨思忆凝固后的情感,捡起又放下的,是一片片金黄的胡杨叶;捡起而放不下的,是对那茫茫大漠直烟的无限向往和思念……
  眼眸,就这样在你矫健的身姿里欣赏着;魂灵,就这样在大漠直烟里迷茫着;思绪,就这样在梦幻中恣意放逐;春心,就这样在飘逸间尽情地荡漾着!
  相伴着江南屋前的小桥流水,相伴着柔丝轻语的缠绵,相伴着心莲点点,梦里,感受着大漠的长风,聆听着大漠深处那远古飘来的羌笛悠悠地吹奏一曲凄婉幽怨的《怨杨柳》;看冷月清辉,关山离愁,琵琶起舞愁不尽;看葡萄美酒夜光杯是怎样的在宽阔无垠的月夜里闪烁着冷冷的光。
  我,一个江南的女子,愿在大漠直烟中长醉不醒,永远,永远……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心海岸边 下一篇: 《 【公祭】天凉,请加衣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简竹

    平身最向往的两个地方,一是江南,二是大漠。
    2019-08-12 回复
  • 吟湄

    感谢支持
    2019-08-02 回复
  • 一尘

    羌笛悠悠大漠情,椰风阵阵南疆舞。
    青春灿灿越楼兰,冰凤凰翩追驿路。

    丰实优美,感受情怀!
    2019-08-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