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合奏】大漠

大漠小镇 作者:聪明的芹菜PC2fw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8-10   点击:

  赶到小镇已是深夜十二点。
  寂寥无人。小街暗仄仄的灯光下,他叫:“阿敏。”
  一年不见,阿敏还穿着那件豆粉色衬衫,黑色半截窄裙。
  阿敏半转身子回头张望。丰满的胸部将宽松的衬衫顶出滑雪道般高耸的弧线,仿佛有隐形的身穿彩色紧身衣的滑雪选手自雪道高高跃起惊声尖叫,享受眩目的失重感。
  小马举起的手尴尬放下,那声“阿敏”是脱口而出的。看见阿敏的笑容他立刻愧疚了。
  阿敏背着手,挺着硕大的胸部颤巍巍行过来:“你怎么来了?”
  小马努力睁大眼睛:“我恰巧路过。”
  阿敏:“吃饭了么?”
  小马拿出果茶杯:“给你带的。”递过去时,仍旧不敢直视阿敏。
  阿敏喜欢吃果茶。可是她不舍得买,总是在家做好了放进包里。打底的水果是客人吃不完的果盘收桌时偷偷带回来的。小马嫌弃。阿敏说八百块以上的酒桌才送水果盘呢,还得巴望客人们吃饱了不稀罕吃水果才有的拿。
  小番茄,西瓜,甘蔗,苹果……褐变的坏的切掉,余下混合打碎,冰块多放些,雪碧倒一半留一半给小马。
  小马喝过她自制的果茶:“还想开果茶店!就这,卖给谁啊?还是好好去上班吧。等我赚了钱,你换个工作,别上中夜班倒是真的。”
  *
  阿敏笑嘻嘻接过奶杯,仔细辨认:“呀,有芒果?全是芒果啊!我喜欢。”
  小马鼻子发酸:“阿敏,我找到工作了,现在在密市。那边城市大,工作好找。”
  阿敏欣喜:“多好啊,大城市总比这个沙漠小镇好啊。做什么工作呢?”
  “做工程安全数据测算。就是和微积分打交道。”
  小马坐在树下打开电脑。很难分清是月光还是电脑荧屏的光,照亮石桌上的落花,白色的柔媚的五个瓣。阿敏伸手将落花拈了:“像这样的弧度?”
  小马笑:“这样的曲线模型应该也能造出来,只是现在我还不会。是什么花?味道这么怪?”
  阿敏笑:“夹竹桃啊。以前也不喜欢,现在习惯了。”
  街对面过来两个巡警。小马紧张:“会不会查居住证?”
  “不会。他们困得只想回去睡觉,看不见我们。”
  “那女的干嘛的?”
  巡警走后五分钟,一女子踩着尖细高跟鞋摇摆而来。小马对于夜行的女子向来语气轻蔑。
  阿敏扭头仔细辨认:“那个啊?路过的。见死不救,还有这边,全都是见死不救的人。”
  阿敏指指路边的居民楼。老式的砖红色的三层居民楼在昏暗的路灯下呈显出不同色度的沉闷,数十个窗子底下的空调外机频率一致地嗡嗡作响。阿敏仔细辨认:这边窗子,还有那边,那里,他们全看见的。”
  调转头,她望向路灯上的摄像头:“这个原先也是好的,后来才拆掉的。”
  小马愧疚:“是我不好,我打游戏忘了去接你。阿敏你信我,我一直在找你,我没有放弃。”
  阿敏显出疲倦的样子:“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一个人不安全。”阿敏立起身,指间的白花掉在石桌上,与其它簌簌而落的白花混做一堆。
  小马想说“不。”用尽气力也张不开嘴。他伸手去握阿敏苍白的手,却一脚踏空,直直坠落着醒来。
  “阿敏。”他奋力喊出声,一摸身侧,却是空的。过了好一阵,猛然坐起来,抓过床头柜上裤子。裤子有着应有的分量——手机和钱包都在。夜里睡在他旁边的女子没收他一分钱像鬼一样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小马去柜台结账。将帽子压低,打定主意若前台的胖女子扣他的服务费,他就矢口否认。可是胖女子只是奇怪看他一眼,哼了一声,就将押金全数退还给他。
  出了门,他有些恍惚。也许夜里遇见的红衣女子真的是阿敏。阿敏做事从来都想在他前面,知道他路过旧地寂寞难过,换个名字,假装别人过来陪他一晚也未尝不可。退一步讲,说不定一年前阿敏就是不想再去饭店上班而去做这种事,怕他知道了嫌弃才消失不见。
  如此解释一番,男子在花下立了立脚,围墙边伸展到眼前的白花稠密得像要倾倒在行人身上。虽然气味与梦中一样,强烈且怪异,可是白色的花被风摇摆吹散,落花的白落在地上就不那么扎眼了。
  *
  小旅馆里。胖女子说:“你发什么善心啊,到手的东西又送回去。手机里是他女友碍你什么事了?”
  坐在她身旁,凑着小镜仔细描眉的女子回答:“嗯”
  “嗯?然后呢?你倒是说说呢。”
  “没然后了。”
  “切!那小子也不是什么狗屁好货,他若真爱他女友,他睡你干嘛?你竟然白送给他睡!”胖女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将平日里所受的男人的鄙视女人的鄙视一股脑正大光明地回掷给描眉的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拍”地关了粉盒:“你懂个屁!我见识过的男人比你逼上的毛都多!”
  *
  女子挨打时她恰巧走过拐角,原本要叫喊可是打人的人身形很眼熟,再定睛看,竟然是她的恩客老炮!她不明白刚刚才呼她的人为何如此暴打一个她不认得的女人,锤头,踹肚,再踹头~往死里踹啊。
  不能待在这让老炮看见,脱了鞋她撒腿就跑。第二天去上班,她以为会听到很多风声,却什么消息也没有,除了没看见老炮大家都很平常。
  第四天,她才看见炮爷。那时城里风传死了一个烟花女子。在她们这个圈子死与消失是同义词。消失了可以是转场了或者从良了,至于是这一世还是下一世虽然惶恐却也没什么好追究的。她正踌躇要不要上前招呼,炮爷见到她就像见了鬼,眼睛瞪大,抓过旁边的小四遮挡到面前:“别过来啊,再过来一样踹死你!”
  她躲到妈咪背后。妈咪打趣:“炮爷又喝酒了?”
  后来,炮爷对她恩宠更甚。有一次喝醉了他将脸埋进她的乳房:“格老子做梦,梦见你装婊子,还装得一本正经,妈的老子花钱养你叫你来伺候老子,你还给老子装圣女?一个生气我就打了上去,当时我也喝了点酒,谁想就打死了。死了怎么办呢?就拖到聋哑学校后面埋了。那地方有好多夹竹桃,那花有毒,一般人不去。”
  她躺着不敢动,假装睡着了。炮爷翻了个身自言自语:“逼货半夜还在街上走,胸还那么大,肯定不是什么好鸟,死了也活该。只是可惜了一对好乳,真是又白又大又软和啊。
  这差不多是一年前的事了。好像从那时起,炮爷就很少来了。每回路过聋哑兴国园她会远远绕一段路,兴国园围墙旁的夹竹桃开得又盛又急,白密密得几乎要将整个园子围起来。
  昨夜她将男子的手机钱夹偷出来,翻看手机里的视频,看见过二十二岁过生日的女子,女子带着生日帽闭眼吹蜡烛。她才相信男子叫她阿敏并非是要套近乎。
  笑靥妥妥,这个凭空消失的女子长得真像她啊。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大漠 下一篇: 《 【同题合奏】大漠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当一个女人的生命受到死亡威胁,周围竟然一片荒漠,大家都见死不救,是何等悲哀的事,虽然她是个烟花女子。但是,另个一个烟花女子,她也选择了逃跑和沉默,但是,她内心的愧疚让她做了一件让别人无法理解的事情。这便是压抑不住的人性里善的一面。她到底做了什么呢?看后便知,也许你会嗤之以鼻。但是,这确实是她力所能及的,并且符合她的身份,就像作者用了不少笔墨,描写死者生前身后珍惜生活的一面,在冷静的残酷中凸显出小说对生命的爱和热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