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刀与重生同题】三姑儿的刀

作者:红卫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0-06   点击:
  三姑儿的男人是上个月成了她的前夫的,离婚原因,归根结底,不是为了钱,而是有个小三插足,三姑儿提了刀。
  为什么要写这篇常见的小说呢?因为小说的背后有一种动力,推动小说中的人物、情节、思想、感觉、环境、氛围,在读者的注视下渐次展开。
  我是叙述者,也是参与者,因为我的参与是小说内部变化的因素,具体说,有这样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三姑儿的婚姻;第二阶段,离婚中带出的情节;第三阶段,情节产生变异。
   题记

  三姑儿和老公原先在西郊一家几年河东几年河西的街道企业上班。那些年倒腾走私手表来钱,老公就带着三姑儿这里倒腾那里倒腾,数年的折腾,到把他们折腾得有了自己的公司。
  如今日子好过了,再不为油盐柴米操心,三姑儿便成了全职太太,在家守着上初中的儿子好好学习,长大成人。
  在若大个叙府城,这家人说不上富人,可你又断不能把他们划归为穷人。
  人都很忙,三姑儿的男人也忙得很,忙得常常深更半夜才回家。三姑儿盼老公早些回家,回到惺惺相惜的状态中。
  做点磨死人的小生意,烧的香多,惹的鬼也多,一天到晚的烦心事,让三姑儿要不要跑老公的公司理抹。
  那天夜里三姑儿做梦,梦到包饺子,她闹不懂是啥含意,第二天就上网查《周公解梦》,周公解释是全家紧聚的寓意,她双手合十,连念阿弥陀佛。
  三姑儿是从老公的手机信息上和查证上坐实了老公有个小三的。有条短信可能是发给一个朋友的,大意是人生难得几回醉,何不潇洒走一回之类的东西,说的是与小三的事。
  那阵三姑儿的神经一直保持在火线上。她找到那个小三,骂那女人死作死作的,不要脸,骂那女人是公共汽车谁都能上……那女人也不示弱,你求人家上还没人上呢,连你老公都不想上你,憋死了吧!……有人看她们吵闹,三姑儿顾不得那么多,嗓门越骂越大,心里的火腾腾地像把刀刺向那女人,因此就有很多很多禁止出现在小说里的语言,不宜在此一一刊录。这对狗男女的关系已铁定!
  三姑儿把自己和那小三放在一起比较,她就像挨了一憋棒,脑袋是空的。自己过去是漂亮的,她现在是美丽的,男人要让美丽伴随他一生。这一比较,三姑儿的鼻子就酸起来。
  三姑儿开始检点自己的这些年来做妻子的行为。她想起来,有那么几次,男人对她流露出对她的不满。那几次男人都是在床上说的,说她不叫床,不吭声,做起活儿淡而无味。后来男人对她的态度变了,自己对这些变化没有认识到,更没认识到爱情偏离了性爱的本源。自己尽责地持家不是性。男人要得她没有。现在更无奈了,男人身边有了另一个女人,自己能做亡羊补牢的事吗?羊已经不在圈了呀!
  三姑儿把自己的羊圈横竖打量了一番,卧室的衣柜里挂着自己用手洗干净,熨烫好了的男人衬衣,还有配好领带的西装。一套套的西装都是她从干洗店里拿回来后,通过整理才挂进衣柜的。那些裤子上笔直的刀锋一样的裤缝,她以前看着很是自豪。男人穿着它们得到旁人的赞扬,那军功章肯定有她的一半。她时常自豪得很。现在她看着衣柜里的东西,感觉自己就像柜子里挂着衣服下的衣架子,被这些衣服绑架着,有口难言。
  她又看见挂她衣服的横担上自己的那两件丝绸睡衣,她是用挂烫机精心熨烫过的,一直挂在那里,几乎不穿它们。男人要她穿睡衣睡觉,她说自己穿不惯,没有棉内衣贴身。她又移眼看着阳台上的那盆耷拉着叶子的夜来香发呆。她仿佛在上刑场,刀斧手的砍头刀明晃晃的。上刑场是要命的事,她使劲地甩脑壳,把脑壳当甩干机,要把刀斧手彻底甩出去。不久,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坐实了男人有小三,她扯了一个星期,闹了一个星期,哭了一个星期,痛了一个星期后,她惊恐起来,她要去医院看病。她以前从不肯去医院看病,总说医院是刀儿匠,要宰人。
  失控的情绪,成天的愁眉苦脸,怎么会不得病呢!
  男人还是体贴她的。男人是滑头。男人总有他的道理。有些道理像刀儿一样割得三姑儿血长流。这种时候她就痛的望着男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想,离了各过各的,快刀斩乱麻,痛快。可是,十多年的情分,咋就说没了就没了呢。两口子离了婚,家就不是家了,孩子怎么办?不跟他离吧,继续过下去自己早晚要被男人气死折腾死的。离了吧,离开男人后又能做啥子呢?她恨死了那个小三。退后一步又想自己的好。自己年轻时,也眉眼分明,模样也好看。又想自己刚结婚时的羞涩,想自己怀孩子的喜悦,当妈后眉梢眼角透出的母爱,当着男人的面半羞半掩地奶儿子的….千种恩爱,万般恩爱……让往日的万般温馨和眼下的男人连在一起,于是她眼光里就再也夹不来火了。

  三姑儿经常失眠,睡不得的时候就努力调动记忆,搜索情感杂志和电视上遇到此状况时的“专家建议”。她想起湖南卫视上一个专家这么说过,发现老公外遇,老婆忌冲动,一定要“软着陆”,不能“硬着陆”,否则易把事情搞砸。可是,这个专家没有手把手的教她如何软着陆啊。
  三姑儿一想到自己都是四十岁的人了,女人跟男人不是同一概念啊,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况且自己又不善于保鲜,豆腐渣三伏天隔了夜,还有的看有的吃吗?
  三姑儿有气有怨就打算什么事也不做,窝在沙发里养神,消磨时间。她找来一些时尚杂志,挑了几本看了起来。她看到杂志上有一个像模像样的模特儿,很养眼,再看模特儿的名字叫黄佳,想到自己的名字也有一个佳,只是姓不对,姓解,叫解佳。难道真是个“解家”(解佳),她一下子摧心裂肺起来。生活真难啊,自己努力的结果,都做在虚空里。男人哄了自己好几年……
  三姑儿气哼哼地对男人说,脑袋又没灌进泔水,自己琢磨吧!
  三姑儿的嘴是个雷管,一下子把男人的脾气引炸了。
  男人就像五当山下来的武和尚,一路拳脚,送给了三姑儿。
  男人只怪女人的刀子嘴,讨打。
  讨打实际就是讨拼,有拼才有赢。一个“讨”字在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这个“讨”字哲学功不可没。看看三姑儿吧,她可以讨打,也可以讨要,讨要一个完整的家,也可以讨好男人,讨到属于自己的爱情。如果讨打了还可以讨饶,讨拼。讨不到赢的三姑儿还可以讨拼凑,凑合不了只得拼嘴离婚,在婚姻生活面前采取什么态度,从“讨”字上看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那是一把重生的刀啊!
  讨打的日子照样过着。只是,三姑儿做菜,不是忘了放盐,就是咸得像打翻了盐罐。上初中的儿子根本不吃她做的菜。
  三姑儿睡不着,满脑子的事,她原以为男人和那女人只是一个小三的关系,只是一个瘤,切除了就没事,谁知是个切不得的癌,已远端转移了。
  男人没回家。三姑儿的脑子里出现了男人和那女人在床上的画面,是四A级的。男人对床事向来有探索与进取精神,自己和男人恋爱时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放荡!盖因男人的精勇调度。有了儿子后,此事频率有所滑坡。究其原因,自己是个容易养活的人,日子稍稍安逸,就要长肉。粗腰粗腿松垮的屁股,邋遢的肉感,茄子奶上C罩杯的乳罩倒男人的味口。像自己这样的美女早已滥了大街。
  “不是说你,三姑儿,你瞧瞧你,你打扮成什么样子了,长成什么样子了,你的回头率是零!”这是三姑儿一个好友对她说的话。
  睡不着的三姑儿就上网泡情感论坛——这是最能产生共鸣的地方。晒幸福的女人太少太少,像自己一样的难友很多很多,这些姐妹们同样遭遇了男人的出轨、背叛和欺骗。
  论坛里有很多帖子,有诉苦帖,有报复帖,有收复失地帖,这是怎样的啼血哀鸣啊!一一细读后,三姑儿好歹感到自己的命运还不算最糟!
  在这些帖子里三姑儿记住了一句教导的话:“生活就像一场强奸,你要是无力反抗,那就享受吧。”如何享受呢?只要一见到自己的男人,三姑儿就把这教导全抛在脑后了!她就想着鱼死网破他妈的大家都别活了!
  三姑儿为了让考高中的儿子的成绩上得上去,每晚守着儿子做作业到十一二点钟。这是一个最难熬的时间段。儿子睡后,她就想把包了一整晚的要说的话找人倾诉。她不找个人说说就过不去!就要提刀杀人,去放火,去用她的大胸找个男人干一通!她有一个印象好的网友,在她的QQ里,她常去这网友的空间看他的文章和资料,得知他是一个青年作家,文章也写的不错。这网友不常上线露面,她有话也无法对他说。她给他留言,评价他是个可以信任的男人。网友的昵称叫“我心依旧”。我心依旧在网上与三姑儿答了几句白,很快就被粘住了。他想进一步打探三姑儿的内心世界,创作一部小说。他们聊了几个星期,三姑儿把她的根底全摊了出来。三姑儿和我心依旧的网友见了面。在和三姑儿谈人生时,他的眼神总向她的胸部俯冲。这眼神三姑儿不陌生,至少在生儿子前不陌生,那是想在这个地点失事的眼神。
  叙府的五月,菜场里的苦笋大量上市,我心依旧买来电打的野生黄鳝红烧苦笋,请三姑儿过去尝鲜叙人生。
  三姑儿的这次人生差点被我心依旧踩了蛋。三姑儿也差点乱了性子。三姑儿全怪这一谈二谈三谈人生的见面。不过话说转来,三姑儿对我心依旧还是和和气气的。那是她把我心依旧看成一贴镇痛药,贴在她身上能使她暂时有些微微的解痛。

  三姑儿的妈来看她。她妈知道她俩口子在闹事。她妈是个老江湖,做过粮票布票工业票国库券的倒腾生意,也开过话吧,摆过烟摊摊,迈过这么多沟沟坎坎的老人,得出许多人生哲学。她对三姑儿说,你莫使性子,估陡闹,现今世道就这么个样,遇到这种事,你这时不对男人好,岂不是把男人往那女人那儿赶?这一赶二赶你把他赶进了那女人的家门,再要后悔就莫得后悔药吃了!
  她妈耐着性子开导三姑儿,心头这口气争不得,再争对你有啥好处,现如今的有钱人,当官的常挂在嘴边有句话叫,外面彩旗飘飘,屋里红旗不倒。我看呀,你老公还真照这句话做了的。我看呀,他还有点人性,不然和那女人勾搭了那么久,为什么不和你离婚和那个女人结婚呢?还拿钱让你把这旧房子装修了,还每个月定时交钱供养你和你儿子。三姑儿呀,你不要傻了,这样闹对你有什么好外?儿子不说,单说你,你离了婚今后未必就能找得到更如意的。
  三姑儿说,妈,你咋个倒在他那边说话呀,他把我们的钱拿去养野女人,还要我不开腔不出气,还要我好声好气的服侍他不成?
  三姑儿的妈说,姑儿呀,不是我看扁你,比你强得多的女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吃了多大的亏,有好命活吗?我看得多了。想来你也见过听过这样的事吧,当真男人和你离了,那你怎么过?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你能把它怎么样?
  三姑儿听她妈这一席话,想到自己将要忍辱偷生一辈子,那颗心呀,被妈的刀子嘴割去了,泪珠子一串一串的。
  三姑儿的妈口都说干了,临走时最后说她,女儿呀,听妈的话,错不了,反正呀,听不听由你!嘴硬也不能不替自己着想,替儿子着想,再使蛮力难道男人就会服你?你到处去坏他的事,丢他的脸,他还要不要脸,还要不要做生意,还要不要挣钱回来养你娘俩?你把他搞醒了,对你会有好处?

  离婚后的三姑儿,怎么也没想到现实生活会像刀子一样割得她有连骨头带筋的疼痛。离婚对她来说是一把重生的刀,把她的形貌整个地砍翻了。她想灾后重建,但没有一个好“政府”(男人)支扶她。现在的“政府”都很利势,她深感力量匮乏。她能搭起来的最多不过是应急的棚户。
  她又上了QQ,那个曾经见过面,谈过人生的网友“我心依旧”跳出来和她说话,三姑儿和他乱七八糟地聊了一通。对方敲了句:“你离了?不想……”
  三姑儿敲了行“……”
  对方从网上转给她一篇网文,要她好好看看,标题是《叶对树的留恋》:
  “叶子的离去,树不会在意,因为它身边的叶子太多了,它并不是不懂得回报,只是已经习惯了拥有,但是,树不要忘了,也许每一片叶子对你来说,只是春秋的过客,但你对于叶子来说,却是一生的依托……每一片叶子注定只能留念一棵树的枝头,但一棵树所有的叶子又何止千千万万,秋天来临,离它而去的叶子不止千千万万。叶子为树挡住了风雨,叶子为树输送养分,叶子为树可以在秋天选择离去。但叶子得到了什么?它得到了它所需要的枝头,即使它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唯一……它不再回头,随风的低语,离去了,它也不敢再回头,怕自己的泪水打湿了离别,一瞬间它所有的绿色都褪去,只剩下岁月的橙黄。”
  三姑儿哭了,眼泪长江河水般流了一脸。这是多么感人悲伤的意境啊!网上这篇文章写的不就是自己吗,三姑儿呀三姑儿,她揪着心喊出自己的名字,任泪水长流。
  我心依旧的QQ头像不停地闪现,她不去理他。
  
  审核编辑:一声叹息     推荐:一声叹息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一声叹息: 婚姻对于女人是一辈子的幸福,但是生活里的婚姻却总经不起各色各样的考验和诱惑。当今世界,困扰婚姻的最根本原因,不是因为金钱,不是因为三观,而是因为小三,而且,小三绝不会在你贫困潦倒时出现,而是当你有权了或者有钱了,也便悄悄地来了。男人心大如海,可以做到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女人却不然,女人视婚姻为命,可以为爱生为爱死,独独容不得自己的情感被遭到亵渎和糟蹋。面对不忠的爱情,有人选择凑合,但是凑合来的婚姻是卑微和悲凉的,因此更多的女子,便遵从自己的内心,来一个快刀斩乱麻,让自己从这段憋屈的情感里解脱出来,并刀后重生。这便是女性的自强和自爱。刀起时,伤痛自知,刀落后,苦亦自知。小说的题材虽然有点老套,但写出了婚姻里的苦涩,也写出了生活里的冷酷。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下寨龙池

    老哥,好久不见,问候。
    14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红卫兵

      @下寨龙池 谢谢龙池。还很想念你的!问好!
      14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红卫兵

    谢谢一声叹息审核。问好!
    16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西部井水

    三姑儿挥刀斩乱麻!问候红卫兵
    16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 红卫兵

      @西部井水 问好井水先生!
      16betvictor伟徳娱乐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