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公祭】忆孔雀

作者:朱成碧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10-06   点击:
  最早知道孔雀是在原创力量的时候,当时他写了篇石桌上喝羊血的文,读来顿觉惊艳,也被他笔下那种粗犷豪迈的大西凉作风吸引,但他文集名曰红唇寺,听起来又有点不正经,像是庙宇里住着花和尚,又或者是红尘中住着的苦行僧,总而言之就是有种反差萌吧。
  之后虽然关注他的文章,但并无交集,结合文笔及道听途说的谈资总觉得此人大约就是个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才子类。
  只一次我博客发了篇散文,他在后面留言:此人有才,多写散文
  也算是收到一种鼓励,于是断断续续的写了些文字发在网站,不过由于本人生性懒惰,加上原创力量网站解散,熟悉的文友都作鸟兽散,于是文字也放了下来,直到墨舞红尘的成立,众多文友又聚集在一起,才重新开始写。
  2014年的时候,孔雀邀请我参加连古城采风活动,当时心觉突然,觉得怎么可能,好像两人并无这样的交情,但是孔雀一再邀请,平日身在私企工作几乎没有什么长假的我,架不住内心对那片陌生土地的好奇,也架不住孔雀大师的三寸不烂之舌游说,居然克服了重重困难应邀而去,此行果然收获良多。
  收获最大的当然是孔雀,孔雀本人有着西北汉子的淳朴热情,但眼神中又似乎透着一丝狡黠精明,此次活动由他召集,一行人调侃最多的也是他,吟湄调侃是他的大唐官话,永远也听不明白说的啥,而我则笑他外表生的像个村支书,内心却住着一个十五岁的追风少年。此时调笑声犹在耳,人却作古,岂不令人痛哉。
  我和同行文友陈小宾在西凉曾拜他为师,那时我们抢着给他点烟斟酒倒茶,他笑眯眯的毫不推辞,采风活动结束后他叮嘱我一定要为此行写篇散文,但是我却写了两行歌,总觉得有点敷衍,辜负他此番盛情相邀,讪讪的寄了家乡的茶叶给他并问他味道如何,他说不怎么样,淡了。也不知道是说我的茶还是我的文,气的我不想理他。
  想起在腾格里和巴丹吉尔沙漠看到的胡杨木,据说胡杨能活三千年,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清人宋伯鲁在其咏胡杨的中曾惟妙惟肖的写到"胡桐万树连天长。交柯接叶方灵藏,掀天掉地纷低昂。矮如龙蛇欲变化,蹲如熊虎踞高岗,嬉如神狐掉九尾,狞如药叉牙爪张!”此时读来仿佛一个活灵活现的孔雀大师又出现在眼前。
  此时我喝着茶写下此文,想必他定会撇撇嘴毒舌道:不怎么样,淡了。
  
  审核编辑:吟湄   精华: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公祭】孔雀慢飞 下一篇: 《 【公祭】我的师长我的兄弟
编者按:
执行站长   吟湄: 今君虽终,言犹在耳。谢朱成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