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着遍青衫人未老

作者:静月清荷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9-10-08   点击:

  写还是要写的。
  走在大街上,明明没有思想的,可是看到街灯下一路搀扶的爹和娘,心里温暖得想掉泪。
  十多年了,汉中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道两旁的高楼一座座拔地而地,超市游乐场随处可见,周遭人声鼎沸,然而,我的眼里只有爹和娘。一如他们的眼里,只有我,只看到了我。
  一天老一岁。
  小的时候爱撵路,只要看到爹和娘骑着那辆二八大盖的自行车出门,我一准抱着爹的腿,树袋熊一般挂在爹身上,不肯放了他走,娘是急性子,会扬起巴掌说,再不听劝说,就让你吃蒲扇炒肉。我从小怕娘,没等她巴掌落下,早一溜烟跑路了。那时,阳光碎金一样在村口的渠里跳荡着,一片两片落花从远处悠悠漂来。伸手捞起,爱它娇艳酡红的颜色,如同薄醉;又爱到田间地头偷蚕豆角,偷暇把清香的蚕豆一粒粒填进嘴巴里,齿间微甜微苦的气味。到现在渠也不再,蚕豆也不再,我却仍像那个穿花袄的小孩,在水一样的岁月里捞起属于我自己的“年”来,塞进嘴里,嚼出好一番甜甜苦苦的滋味。
  思尔为雏日,高飞背母时。当时父母念,今日尔应知,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
  忘了。散掉了。
  读小学即爱,念“君住长江头,我住长头尾”;读中学更念“思悠悠,恨悠悠,肠断白苹洲”,到大学就已经不晓得背了多少词歌赋在肚里头。毕业十年后尚且能够完整记得、背得的估计还有一千来首。可是三十五岁以后,那些完完整整在脑海里存放的句,就开始逐渐模糊,像饼干泡在牛奶里,松,软,零散;又像一个个的星球,漂浮在茫茫宇宙,不晓得怎么就无声无息地爆掉,碎片横流。到现在,不知道多少已经被我彻底遗忘,没忘的,也这样东一片西一片漂浮在脑海,像深海里发着微光的浮游生物,不成气候。
  真可怕。光阴真可怕。
  眼里的爹和娘怎么老成这样了?
  我怎么长这么大了?
  突然感觉,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抓住。金钱与时间抓不住,父母儿女亦抓不住,就连记在自己脑子里,以为和自己融为一体的东西,也抓不住。
  来世间一遭是为的什么,图的什么,想要的是什么,能得到的又是什么。
  42年的人生体验里,无论我有多少缺陷和缺点,无论我有多么的悲伤,在回到汉中,在呼吸到汉中的空气的日子里,我的心自由了许多。
  郑然兄以前总是用这样一句话说我:“静月,你应该多出去走走。”如今,站在汉中的土地上,我知道了,我是为家乡的山山水水,为家乡的蓝天白云,为我生命里最爱的家人出来走走,我是自然的一部分,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契合进去,一定有融洽的部分。我突然发现,只要我有一颗懂得自然的心,走到哪里都会遇到花香鸟语。
  离别汉中的前一夜,爹娘特意陪我去汉大校园散步。
  汉大操场两边的树木都是灰突突的,突然,有一棵梅花树“哗”地一下呈现在了我面前,我惊呼:”老爸,快给我照相。”来汉大走路的其他人也把目光和照相机的镜头都聚焦到了这棵树上,在那一刻,这树梅花成了汉大校园的女神。
  在这棵开花的树面前,别的树显得那么黯淡,那么寒素。照完相后,我走在爹娘的中间,拉着他们的手,我说:“老爸,2016年,我承认我的身心曾经遭遇过重创,那时支撑我好好过下去的,是你们的爱,现在是2017年了,我已经复原,非但如此,我也并不恨那些恶意诋毁过我的人,老爸,我愿意像这棵梅花树一般,惊艳人生。如果不能惊艳,我会和岁月做一场交易,用它们换取睿智、仁慈和担当。”
  爹和娘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一如小时候,他们带我出门,怕我走丢了一样。
  是夜回家,敲打了半篇文字,却终是不能成文,写一行删一行,惟有泪千行。隔天,离开汉中,离别的车站,娘不停地悄悄擦眼泪,爹假装若无其事跟我说话,我红了眼圈,但是没落泪。
  直到今天,当我续完这篇文字时,泪如漫天杏花雨一般,洒落在我的青衫上。
  我的爹爹,我的娘哎,回顾前尘,世路蜿蜒几十年,不论是曾经自己摔下来,还是被人推下来,哪一次不是你们半路伸出胳膊,扶住我,接住我呢?
  如今我的家,我的孩子,我的房,我喜欢的文字,我翼护的一切,我的所有所得,哪一桩哪一件又是我一力所得?
  我的爹爹,我的娘哎,请你们放心,我此后不会再伤着自己,我会加倍尊敬自己,尊敬生命。黑格尔说:“人应当尊敬自己,并应自视能配得上最高尚的东西。”此后,我尊敬自己,是为了能够配得上更高尚的东西。
  “休嫌淡泊来相处,若厌清贫去不留。”我的爹爹,我的娘哎,别怕,别替我担心,活到我这个年纪,少知音也不怕的,读我的书,写我的字,做我想做的事,既不怕别人怎么看自己,也不用费尽心思看别人,我活得自我、本真、踏实、从容。
  得偿此愿,孩儿我实在是着遍青衫人不老呢。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不管遭遇过多少伤害,我们都没有理由放弃自己,没有理由停下前进的脚步。尤其是在面对父母那充满慈爱和期盼的眼神的时候。读着静月的文章,不觉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好在,我也和她一样,挺了过来,并且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