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刀与重生同题】划破长空

作者:下寨龙池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10-09   点击:
  (一)
  中午吃完饭回到宿舍,魏永康在两层床的上铺,斜着身子对着自己的橱子大叫起来:“谁见我的刀了?谁见我的刀了?”问了三声,才听见王大卫不紧不慢的说:“刀是宿舍的违禁品,你不该带的。”魏永康就有些生气:“弄得你好像没带过一样,我那是水果刀。”
  他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把刀目前仅有的用途是削削苹果之类的东西。但是,魏永康很爱惜这把刀,每天晚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将它拿到二楼厕所旁卫生间里,不停地洗,在水泥窗台上来回的地磨,之后又悄无声息地带回宿舍,放在橱子里面最深的地方藏好。宿舍里舍友暗地里怀疑他这种行为,直到有一天深夜,王大卫在厕所蹲坑回去晚了一会,听见与厕所只有一个过道之隔的洗漱间里传来了霍霍地磨刀声,接着他听见魏永康小声地叨叨,起先不太清楚,到后来语气越来越重,终于听见他愤愤的说了一声:“你就等着瞧吧!”那语气语调,分明是快意某种恩仇后的满足。吓得王大卫不敢起身,在厕所多蹲了半个小时,之后因为腿太麻木竟然摔倒在厕所,扭伤了脚踝,在家休养了近一个月。
  此后,关于魏永康带刀的目的,有了很多版本,有说他要练功的,有说他要报复206宿舍某个同学的,流传最多的版本是他要与某个情敌一决死战。虽然不太靠谱,但是从那以后,大家都不轻易招惹他,整个二楼一层,反而因为他的怪异行为和种种匪夷所思的传说,晚上休息纪律好了很多。
  但是,王大卫是个例外。
  王大卫是高三刚开学时转来的复读生,他有着和这些男生明显不同地气质,显得沉稳了许多,那天班主任把他领进教室,简单介绍后,王大卫就径直走向教室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也没有带课本,到了那里就趴下睡觉,为此,班主任没少找他谈话,给他讲时间的宝贵,人生的拼搏,父母的不易。但是不管老师说的多么天花乱坠,他从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日子久了也耗尽了老师的耐心,老师们都听之任之。总之,他给人的印象好像不是来上学的,倒是有很多同学经常见他在不该出现在操场的时候出现在操场的角角落落,有时候也一个人在上课的时候请假出去在校园里逛荡。
  魏永康是在一次放假返校的路上看到这把刀的。
  那天下了公交车,他就一个人往学校跑,车站离学校有几公里路,他从来不坐出租车之类的交通工具,而是跑到学校,这个习惯从高一就养成了,每天晚饭后,他一个人到操场跑20圈,然后气喘吁吁的回到教室,有好几次因为迟到,被班主任逮了个正着,罚他写了一百遍一个生僻的汉字,那是陕西的一种面的名称,叫做“biangbiang面”,字形非常的繁琐,为了记忆这个字,还有一个口诀:一点飞上天,黄河两边弯;八字大张口,言字往里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长,东一长,中间加个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个勾搭挂麻糖;推了车车走咸阳。
  他跑到第二个十字路口的转弯处时,右脚就踏到了这个刀上,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拿起那把刀端详了一会,除了刀头有些古怪,其他还算正常,刀刃似乎更明光发亮,有一种令人着魔的魅力,他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又古怪的刀,便瞬间喜欢上了它,将它带到了宿舍。王大卫是第一个见这把刀的人,这小子拿起刀看了看,古怪的笑了笑。魏永康问:“你喜的么?”王大卫说:“没什么,这刀这么好看,有名字么?”“对对对,这刀这么招人喜欢,怎么能没有名字呢?你说说,叫什么好听?”魏永康问。
  “鸣鸿刀。”
  “什么鬼?”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王大卫轻描淡写的说。
  “百度不背锅,你不知道就算了,何苦难为度娘们。”
  “好吧好吧,”王大卫靠近他,压低声音说:“上古时期轩辕黄帝的金剑出炉之时,原料尚有剩余,由于高温未散,还是流质的铸造原料自发流向炉底,冷却后自成刀形。黄帝认为其自发的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黄帝恐此刀流落人间,欲以轩辕剑毁之,不料刀在手中化为一只红色云雀,变成一股赤色消失在云际之中。该刀长为三尺,其余资料无记载。相传此刀后为魔界一神秘人物所持有。百度原文。”说完他得意的看着魏永康。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上古那东西不知真假,这个名字倒是很好听,就叫它鸿鸣刀吧。”
  “是鸣鸿刀。”王大卫轻蔑的纠正道。
  “一样一样,只是班主任的名字中有一个鸿字,在最后一个字上,叫鸿鸣刀,我就象听见了他的哀嚎了,哈哈哈。”魏永康笑完,得意的说:“今晚让李智悦看看。”
  二
  李智悦在21班,没有分班前是魏永康的同桌。
  那是在高一下学期,一次考试后,班主任为了提高班上同学们的成绩,将所有人分成了八组,每一组都有两个学习好的。这样,魏永康和李智悦就莫名其妙的分到了一起,坐了同桌。李智悦学习比魏永康好很多。自那以后,他俩经常交流,有学习,也有生活,也有其他海阔天空的话题。有一天晚上,他把班主任叫道楼道,说:“老师,我发现我要谈恋爱了。”老师自然苦口婆心了一番,他也没有听进去,他还问:“你知道那女生是谁吗?”班主任是明眼人,一下子就知道了,说:“李智悦?”他当时还掩饰的说:“你错了,不是。”
  但是,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和李智悦心有灵犀,他一个动作,李智悦就知道他要什么,李智悦咳嗽,他都要感冒好几天。岳亮君还嘲笑说,那是李智悦真感冒传给你了。总之,他疯狂迷恋李智悦,李智悦也陷入爱河不能自拔。
  期间一次,班主任上课提问:“李智悦,你说说三角的二倍角公式.....”李智悦站了起来:“sin2a等于2倍的sinacosa.”岂料班主任又说“....的变形式。”全班顿时哄堂大笑,李智悦红了脸,她红脸的原因有一半,拿魏永康的话说,叫班主任幽黑。另一半是她确实不会,憋的。魏永康拉着她的衣角,悄声的说“除过去,除过去。”李智悦情急之下说“除过去。”场面一度很尴尬。
  晚上,班主任就将他们叫道楼道里进行教育,说什么人生路很长,未来不可预期呀,双双考上大学怎样怎样,一个考上一个考不上怎样怎样,两个都考不上怎样怎样。后来居然说,马上期末考试了,我也不处理你们了,好好学习,下学期就分班了,好自为之。
  后来,分班了,李智悦分到了21班,魏永康还在原班。他俩还腻歪着。
  其实魏永康恨的是李敏。
  李敏是李智悦的班主任。
  那天晚上放学,他们约好又在教学楼后面林荫道见面,魏永康就为了让李智悦看看鸿鸣刀,然后再把她送回宿舍。他俩见面还没有说两句话,突然身后冲来一股刺眼的手电筒光,接着听讲刘建良吼道“哪个班的,站住别动。”刘建良是学工处主任,他叫这个名字,似乎知道校园里学生不欢迎他,因此让大家“见谅”一样。刘建良问他们的名字,魏永康沉默不语装哑巴,但是李智悦是遵规守纪的女生,胸前又有学生证,于是刘建良知道了李智悦的班级。魏永康一幅誓死抵抗的样子,并且他手里那把鸿鸣刀的刀刃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异常的明亮,似乎刀刃要飞很远地样子。建良不知看没看见,反正没有问出什么来。
  第二天,李敏就知道了李智悦谈恋爱的事情。他把李智悦开回家一个星期,让李智悦写了3219字的检讨,然后把她的座位调到了最后。为此,魏永康内疚了好久,因此他在一天下午就去办公室找到了李敏老师,说他不该这样,不该那样的,李敏脾气大,把他狠狠的训了一顿。结果过了两天,李敏又看见他俩在21班楼口说话,这回李敏把他们带到办公室,不但训了李智悦,让她叫家长,还把魏永康的屁股揍了两棍子。并且说,要是再看见你来21班找李智悦,我将汇报学校,把你们双双开除!
  从那以后,李智悦不再见他,要好好学习考大学,而魏永康呢,虽知道好好学习考大学,但放飞的心很难收回来。
  三
  回到鸿鸣刀上。
  王大卫说:“多半被班主任收了吧,他们好在班空来宿舍检查违禁物品。”
  魏永康果然在下午课间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说说,你这把传说中的鸿鸣刀。名字还真好听,鸿鸣,呵呵。”魏永康就简单的说了刀的来历,并且一再强调,叫鸿鸣刀和班主任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且这把刀仅仅用来削削水果没有别的用途。班主任说教训道:“刀刃这么长,要是捅到人身体里,那得造成多大的伤害呀。”魏永康两忙摆手:“不不不,老师你说的哪里话,我干嘛要用它捅人那?”班主任说:“刀乃利器,尔等年轻气盛,难免有失手的时候,那天刘主任看见你的什么鸣刀了,当时想给你要的,后来,不说了。我没收了啊。以后不准给我要。你回去后罚站两节课,下两节都是数学,不要企图逃避,不要和王大卫在后面窃窃私语,老实些,好好学习,都高三了,要有高三的样子,别向王大卫学习,不要影响他睡觉。”
  魏永康嗯嗯了两声,看见班主任伸手拉出了他办工桌下面一个纸箱,那里面是一堆废旧的东西,顺便扔了进去。
  晚上放学,魏永康一直念叨鸿鸣刀的事情,王大卫把他拉道一边,低声说:“你有没有胆量,我们今晚把鸿鸣刀偷出来。”魏永康吃惊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晚上十一点半,查寝的老师走了,宿管大爷也睡得正香,魏永康就在他磨刀的时间,和王大卫溜出了宿舍,大门是锁着的,魏永康小声说。王大卫把右手食指放到嘴边发出一声稍长的“呿”,示意他不要出声,跟着自己走。
  他们贴着墙壁,蹑手蹑脚的下了楼,楼道楼梯黑绒般的,整个人陷进那黑暗里,安静得让人感觉不到多少恐惧,又害怕到极致。到了宿舍大门前,王大卫从裤兜里拿出一根铁丝,塞到锁孔里,轻轻的拨了两下,那把锁就乖巧的“噔”了一声,他们将门开了一点缝隙。魏永康吃惊的看着王大卫完成一些列动作,就像是看特工间谍片一般,瞬间对王大卫有事敬佩又是崇拜。
  班主任办公室在男生宿舍楼前面,王大卫如法炮制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进去后,魏永康就半蹲这身子,将手伸进班主任办公桌下面的纸箱里摸他的鸿鸣刀。纸箱子体积很小,里面放了很多不相干的东西,有废纸,请假条,扩音器,药品盒子,没收学生的手机等等,拉出来很不方便。
  魏永康将手伸了进去,摸了两下,就准确的摸到了鸿鸣刀,恰好此刻脚底滑了一下,他身子一个趔趄,拿刀的手就往下面冲了一下。按理说下面是地板,他应该能用手触到底的,但是,他感到他的手一下子进入了一个空旷空间,他“咦”了一声。王大卫就问:“怎么了?”
  魏永康小声说:“奇怪,你等等。”
  他就将手再往里伸了伸,摸到了纸张模样的东西,就想将那东西拿出来,明显感到那边似乎有人拉了他的手,并且将那东西来回的拉了几下,最总,是他力气大,将那东西拿了出来,连同他的鸣鸿刀。
  “什么东西?”王大卫问。“不知道。”
  王大卫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手电筒,他们看清了那是一张理综试卷的第二面,前面一部分已经密密麻麻的写了些答案,后面大部分空着。魏永康又“咦”了一声,“这些字怎么那么象李智悦的?”他小声嘀咕着。王大卫就将手电筒的光调亮了一个等级,两人仔细的看了那张试卷,试卷是新的,上面的题目也似曾相识。魏永康将试卷折叠几下放回裤兜,两人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宿舍。
  第二天,王大卫就离开了教室,离开了宿舍,离开了校园,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据说他给班主任请过假。来的神秘,走的也莫测。魏永康将那张试卷上的题目做了两三天,此后不经意的试卷也不知去向,可能被当做垃圾扔了吧。期间偶尔想起王大卫,想一想,用岳亮君的话说,叫细思极恐。王大卫来这里好像真的不是学习而来,而是有别的目的。有一天魏永康在自己的褥子下面偶然翻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二哥,以后有什么难以明白的事情,可以联系我,切切。魏永康在宿舍排行老二,所以这么叫。下面是一串数字,后来某些时候,魏永康用手机打过,也用微信,qq都试过,没有联系上王大卫。
  他以后照样磨刀,只是那把叫鸿鸣的刀明显的小了许多。
  李智悦在以后忙碌的学习中,很少和魏永康联系。而魏永康也象以前那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学学习,写写情书,约约会,打架未遂等等,日子也就到了高考。
  6月7日下午考理综,拿到高考试卷,翻到反面他就傻了眼,因为上面上的试题,就是他之前从班主任那个破垃圾箱里取出来的那张试卷的原题,一字不差。他自然欣喜若狂。出考场那一天,她看见了李智悦,她是被同学扶着出来的,身体状况极差。此后,魏永康用高校农村专项名额,以589分的成绩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和李智悦也再也没有联系上过。
  四
  7年后的一天,魏永康回了一趟老家,恰好碰到远方的一个表妹结婚,就顺便参加了那个婚礼。农村的婚宴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有一个环节是新郎要在家门口迎接新娘下车,经过一系列流程后,新娘下车,新郎拉着新娘进家门,这是婚礼的第一个高潮,毕竟要响鞭炮,然后新郎家就往围观的人群中撒一些喜糖,或者一些一角两角的硬币,偶尔也会撒一些糕点,馒头等等,图大家一乐。围观的人就哄抢,烘托一下气氛。
  魏永康在这群围观的人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脸色已经发黄,穿着一身旧衣服,土的掉渣,头发也变成了齐耳的短发,凌乱不堪。怀中抱着一个小孩,身边跟着两个,都不大,虽然这样,但是那神态和眼神,魏永康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她就是李智悦。
  他捡了一块糖,给那孩子送过去。李智悦抬头看了他一眼,对孩子说:“快谢谢叔叔。”
  然后又低头寻找其他散落的东西,对他很是默然,嫣然不认识一般。“智悦,”魏永康叫道。
  李智悦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低头干自己的事情,与他渐行渐远。
  不久,来了一个瘸腿佝偻着腰的中年男人,长相还算可以,他来到李智悦身边,声音明显提高了很多:“都这般时候了,还不做饭,你要饿死老子吗。”怀中的小孩马上哇哇大哭。两个小的仅仅抓着李智悦的衣襟,怯生生的看着男人。男人手里拿着一根烟袋,抬起来就往李智悦身上打来。
  李智悦抬手挡了一下,说道:“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离婚了,你以后休想在欺负我。”男人骂了起来:“离婚了,呵呵,嘴硬了是不是,离婚了,娃儿还是我的娃儿,你还住着我的房子,我把你个脑瓜子不正常的女人,自以为高中毕业就了不起啦,犯起病来谁敢要你.....”
  李智悦大吼道:“够了!你滚。”说完,拉着两个孩子,转身就走。
  男人骂了起来,奋起一脚蹬在了李智悦的后背上,李智悦一个踉跄,左右两边的孩子都爬到了地上,哭了起来。她转过身,眼神里放射出愤怒,嘴里蹦出几个字来:“你个畜生!”。男人向前两步,抡起胳膊朝她脸上打来。此时魏永康一个箭步上前,牢牢的抓住男人的右手:“有话好说,打女人,算什么男人!”男人见状,呵呵了两声,指着李智悦:“我说今天怎么牛逼,原来有新情人护着呢。他是你什么人?”说着跳了起来,要和魏永康动手。
  围观的人原来越多,大家都忘了新娘进门的事情。眼看场面收拾不了,一个村干部模样的人挤了进来,叫道:“跛子,你又耍疯了是不是?”男人消停了下来。“你再打女人,我把你当黑恶势力弄进局子去。”然后对人群说:“大家都散了吧,新娘进洞房了,大家去闹洞房了。”
  李智悦抽泣着说:“岳支书.....”岳支书问道:“手续办好了?”李智悦从怀中掏出两张红本本:“离婚证,今天刚去回来,你看咋办嘛。”岳支书接过来,拿出一本给男人:“这个给你,你们现在正是结束夫妻关系了,以后不要在打她的主意,听见没有。”男人接过证书,撕成两半,转身起伏着慢慢走远。岳支书转过身,看着李智悦:“你的住处村上给你解决了。村东头空了一家,老人走了,孩子外出打工,在城里买了房子,老家这个你先住着,然后慢慢解决其他事情。”李智悦点头嗯了一声,哄着孩子,跟着支书走了,将背影留给魏永康。
  魏永康落寞着,心里隐隐感到有点痛。后来多方打听才知道,李智悦高考完回来就变得不太正常,脑子受过什么刺激,一犯糊涂就大喊大叫:“手,手,手!”大家理解不了什么意思。高考没有上本科线,因为脑子不灵光了,复读了半年,经常犯病,曾经从女生宿舍二楼跳了下来,搞得学校很别动,家里看她那样子也确实在学不成习了,就回家了。回家头两年经常糊涂,而且病情也严重些,于是草草嫁了人,这两年好一些,只是不让人们提及手的事情。
  (五)
  几天后的一个黄昏,在那间破旧黑暗的房里,李智悦正要将瓮里水要出来倒到锅里,魏永康进来了。李智悦将手在身上抹了抹,拿起抹布擦拭了一个凳子,轻声说:“来了,坐吧。”魏永康坐下,观察了屋子良久,说:“你过得并不好,为什么呀?”李智悦叹了口气:“都是命呀,我相信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魏永康激动起来:“什么命不命的,什么上天,这就不象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思想,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李智悦轻叹一声:“事非经过不知难,你没有经历过,不要下结论好不好。”“发生了什么?”魏永康问。
  李智悦一脸苦笑:“我们就不该在高中最美好的年华谈恋爱,我以为我能把持得住,结果,天不饶人那。岳亮君没给你说吗?我们一个考场,他知道一些。”
  “我们早不联系了。”
  李智悦眼神一丝暗淡:“这么多年,我从来不愿提及,既然你问起了,我就给你说说,也无所谓了。”说完她问道:“你相信灵异事件吗?”魏永康说:“我相信。曾经我在班主任办公室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李智悦道:“那就好,我给你说吧,他们都不相信。”
  “一切都发生在高考最后一场理综考试,我答卷答道一半的时候,面前凭空出现一只手,无端端的破空而来,那手将我的试卷拽了拽,就拽走了。令我吃惊的是,那是你的手。那只手的手背上,有我给你画的平安符。我试图抢回我的试卷,但是没有成功。你将它拿走了。请你想想这样的场景,我看过很多恐怖片,也没有这个这样诡异。自己恋人的手凭空出现,抢走了决定我命运的高考试卷,我吓得晕了过去。监考老师第一时间联系了医生来给我治疗,那用什么治疗呀,我只是惊吓过度。以后就留下后遗症,神志时长不清。算了不说这个了,以后的情况你也知道了。诡异的是,医生走后,我的试卷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已经不能答题了。就那么糊里糊涂的交了卷子。当年理综考的很差。”
  魏永康“啊!”了一声。他急忙把自己的遭遇简单的给李智悦讲了一下。然后他对李智悦:“我想起来了,王大卫,王大卫。他说过,要是遇到什么难事,可以找他。找到他也许就明白了。”
  “明白了又能怎么样,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的人生这样我也不想,我宁愿当年考场上是我的幻觉,你该不会是故意骗我开心的吧。”
  “没有,我发誓,千真万确!”
  “要是能回到过去,我愿意我们没有成为同桌,我们是两条平行线,各自生活,学习,不要再有交集。你走吧。”
  魏永康简单告别后,马不停蹄的回到家里,翻箱倒柜的寻找高中时的物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在那本书里,他清晰的记得王大卫给的联系方式。好在找到了,找到的还有他钟爱的鸿鸣刀。看着那一串数字,他竟然忘了那不是电话,不是QQ,不是微信,打电话听到“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不存在”时才想起这件事。
  他看着那一串数字,想猜透里面的秘密,那是一串数列吧,改成这样1,5,17,53,这是什么鬼。这难道要求数列通项吗?
  以后的几天,魏永康郁郁寡欢,直到回到单位。心里一直念念不忘这一串数字。有一天,他在发电子邮件时才猛然想起,这六位数不会是个密码吧。他登上了王大卫的邮箱,很普通,wangdawei@163.com,将密码输了进去,果然登录上了。邮箱只有一条记录,题目赫然写着“欢迎你,二哥。”他点开,里面是一封信,内容如下:
  二哥,我首先向你说明,我不是一个复读生,在进你们学校,你们班级之前,我已经毕业好几年了,在某个秘密研究所工作。什么名字不必透露,我之所以伪装成复读生,是要在你们学校找一个虫洞。
  这个理论相当复杂,我没有必有解释,你只要知道,我通过鸿鸣刀找到了你,因为只有你能找到虫洞。虫洞漂浮在宇宙空间的角角落落,可以通过某种形式打开它。因为你们学校这个虫洞对我们形成虫洞模型有帮助,所以我就去了。
  这里,鸣鸿刀很关键,相传,轩辕黄帝得到此刀后,他打开了虫洞,看见了一些未知的东西,然后决定销毁它,此刀化作一股气走了。我们认为,此刀在特定的人手里能开启一些虫洞。后来汉武帝把他给了东方朔,东方朔曾用他穿越时光,让武帝见到了他已故的李夫人,此处可以百度。只是每开启一次,要消耗一次能量,鸿鸣刀自己要消减许多。从古到今,不知谁都用了,这把刀是认主人的。我说这些你明白了吗。
  为什么是你,我也不知道。在单位的某一天,我通过别的方式去了未来某个时间点,看到两个新闻,一个说某男生多年后在街上掌掴曾经的班主任,另一个说,某男生在办公室用刀捅死了老师。我觉得老师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就想改变某男的行为,让其变得文明知礼一些。
  你别猜了,某男就是你。
  机缘巧合,你开的虫洞让你得到了当年的高考试题,你的命运发生了改变,但是,蝴蝶效应,你改变了别人的命运,这是没法的事情。你如果想要改变回什么,很简单,你看看鸿鸣刀在什么地方,拿起它,刀尖朝下使劲捅,附近的虫洞就能打开。你甚至整个人都能穿过去,你做的改变会变成真,未来会发生什么,未知,有风险,行动要谨慎。若你能有预知,你可能会回到50年后见到我也说不定。二哥,再见。
  多么科幻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魏永康一身冷汗,心里五味杂陈,经过痛苦的思考和挣扎,他决定:自己的命运自己承担,不要连累任何人。
  他要回到过去,告诉自己,好好学习,他要回到过去,回到班主任排座位的那一刻,将他和李智悦分开,让李智悦享受自己的人生,是的,他必须这么做。
  (六)
  鸿鸣刀此刻正躺在魏永康的床下某个盒子里,他弯腰,开盒,摸刀,将刀尖对着地板,一切都象若干年前一样,只是这次,他使劲特别大,他要打开一个大大的虫洞,整个人都要穿过去那种。刀尖触地,硬生生了咯了他的右手,一阵麻麻的感觉从右手拇指和食指传来,震地他有些疼。
  失败了。
  魏永康拿出刀,想仔细的看看,慢慢的,鸿鸣刀在他眼前化作一丝青烟,袅袅的飘了出去,直到完全看不见,他跟着青烟的走向出去,眼前便是另一个世界。
  他置身于高中母校的教学楼前,往前走,就是高一三班教室。学生们正在上晚上的生活指导,他从前门的窗玻璃看见教室的讲台上,一个少年正站在那里说自己十年后的自己:“我梦想三年后考入北京林业大学,然后回母校看班主任,看大家。”“你怎么这么点梦想呀,谁的梦想不是清华北大?”另一个男生说。魏永康没有再听下去,他看见李智悦安静地坐在教室北边第一排认真写作业。他敲了敲门,讲台上的少年走了出来,问道:“你找谁?”
  魏永康看着那少年,依稀当年自己年少摸样,他记得当时真有一个人敲门叫出了自己,难道是自己找自己吗?他仍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魏永康,你找谁?”我找李智悦,麻烦你喊一下。”
  李智悦出来了,恰如出走多年归来依旧的少年,她看着魏永康,问:“老师,你找我?”魏永康说:“我不是老师,有点事想拜托你一下,你班主任此刻正在办公室排座位,麻烦你上去跟他说一声,你不想和魏永康当同桌。”李智悦说:“魏永康吗?这孩子看起来不错。好吧,我去找老师说说,省得坐在一起了无端的生出许多事来。”
  他看着李智悦上了三楼,喊了声报告,他听见李智悦说:“老师,我不想和魏永康当同桌。”班主任惊叫:“你怎么知道我把你俩个放到一起了?明白了,‘内线’太多。既然你说了,那么你看看,你想坐到哪里?”
  魏永康出了楼,出了校门,他完成了使命,这样真好,都好好学习,为各自的梦想而奋斗。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猛抬头看见王大卫正在前面微笑这看着自己,他还是当年复读的模样,就像刚刚回来要复读的样子。
  他听见王大卫说:“跟我回北京吧,你单位领导正在找你。”
  “我能回去吗?我改变了事情的结果了吗?”
  “时光不负努力的人。追梦者终将梦想成真。”王大卫说。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人生总有许多遗憾,可是时光单行的,我们无法像修改自己的数学作业一样,回去修改自己的曾经和记忆,包括人生轨迹和爱情。可是,有了“虫洞”,一切皆有可能,于是男主人公回到过去,弥补了自己对女同桌的亏欠。小说一开始让人以为是学校的调皮学生的和老师的猫捉老鼠游戏,而后面渐入佳境,谜底揭开,原来这是一个想象超凡的科幻,而更有有意思的是打开这个虫洞的钥匙竟然是一把有着深厚来历的鸿鸣刀。小说紧贴同题,而且带来一把奇特的划破岁月长空的刀,大家共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